电视剧的教育

最近因为钓鱼岛的事情,反日特别厉害。我朝也只知道整天声明、威胁。日本人民纷纷表示影响不大。日本毕竟不是菲律宾,不用派菲佣过来讨口饭吃,去日本旅游的人从来也不会觉得日本不安全。威胁和严正声明很苍白,不放人就是不放人。

这感觉跟自己兄弟在外面被打了,老爹却只知道躲在家里嚷嚷是一样的。而且918这天这老爹还为了抢钟如九小妹妹家的糖果把人给弄死了,这是怎样的一个杯具家庭啊。

当被欺负之后,弱者采取的方式就是谩骂对方,骂到筋疲力竭,骂完了关起门总结自己是多么的悲惨和不幸,对方是多么无耻,最后再鄙视对方,说对方人品不好,人性泯灭,终将死于绝症之类的。而最重要的事情:如何赢回来,则不属于弱者愿意去深入探索的范围。

如果被打了,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反省自己为什么被打,再去了解对手为什么能打你打得这么爽。

日本人带给我们的耻辱,不是918,而是917。1894年9月17日的黄海海战,是日本人逆转我们的里程碑,随后赔款相当于日本三年的财政收入。有种说法是是日本人把这笔钱全部用在教育上了,这种说法虽然不正确(实际用于教育的只有1/20),但是却也打到了重点。

一个国家什么样,取决于这个国家的人怎么样,这个国家的人怎么样,取决于人生下来之后的教育经历。我们先不用去看类似《菊与刀》(当然,这本书要强烈推荐)这样把日本民族整个分析一遍的书。我们推荐大家先去看一些日剧。

不要小看电视剧,这是近30年来最能影响普通老百姓生活态度的方式之一。普通老百姓的打扮、工作态度、恋爱观、生活方式都会受到电视剧的影响。即便是进入互联网时代,我亲爱的家人上网干嘛呢?还是在线看电视剧。

日本的电视剧有很多都是跟教育问题有关系的。我看了多年,体会很深。十年多前的《GTO》(讲问题学生)、到稍晚一点的《龙樱》(讲日本的高考)。当然最给力的还是天海佑希的两部2005年的《女王的教室》和2010年的《GOLD》。这些片子都讲什么呢?我稍微总结下:

1. 遇到问题学生怎么办?很多老师都是以很残酷的方法去解决问题,这些方式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无法想像。《GTO》里的鬼冢英吉和《龙樱》里的樱木健二老师都是黑社会出身,很难想像这样的老师如何解决学生的问题。

2. 不断强化“强者”和“弱者”的概念,淡化“怜悯”。老师通过残酷的方式教会弱者突破自己变成强者,而最终无法变强的弱者则完全不值得同情,只能被欺负——因为所有的弱者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变强,不能改变的就得自己承担责任和后果。这一点又跟我们中国人不一样了。我们常讲没有功劳有苦劳要同情弱者,讲到后面就奇怪了:强者说我不用获奖,要把这个留给年轻人。弱者说:你挣的钱那么多,分我一点就能帮我解决大问题,为什么不给我?

3. 弱者从来不会得到强者的怜悯。日剧中你是看不到强者跟被自己欺负过的弱者道歉的,除非弱者变成了强者。成王败寇,弱者在日剧中从来都是温顺的,绝不反抗的。不像我们中国人,弱者或者犯了错的人,有一堆被同情和原谅的理由,直至失去原则,比如前一阵唐骏那点破事儿,本来方舟子就是针对其学历造假发难,却有一堆人跳出来说唐的成就和激励什么的,这就是对一个犯错的人逻辑混乱的怜悯。

4. 不遗余力强调社会的残酷。作为一个高度发达和稳定的社会,日本也遇到了很多社会问题(推荐看看三浦展的《下流社会》),社会的残酷是从小时候的教育就开始展示给孩子的。日剧中的师生和谐从来就不是通没有根源的自然温情相互传递的。

5. 对他人的“信任”和对自己的“责任”是这些日剧常常涉及到的两个关键词。潜移默化中教会人应当去如何信任别人,这个技能我们大部分中国人并不具备。而“责任”方面除了心态,更重要的是内容,从学生时代起应该对哪些事情负责,对哪些事情不用理会。这一点也是我们中国人特别混乱的。

6. 几乎没有鼓励。如果做得不好,老师和同学肯定是直接指出来或者责备甚至羞辱的,即使有鼓励,也是在猛烈打击后,醍醐灌顶时再肯定的。这跟美国人的方式是相反的。但是你会发现,这两种方式都比中国人的模棱两可有效。

7. 理想。几乎每部日剧里都会有那种对某个目标或者理想特别执着的人,日本人对目标的偏执可以见一斑。《GOLD》里面那个疯狂的母亲是最有代表性的。理想到了一定程度可以让人狂热。

如果你完全不知道日本人是什么样子,通过上面的描述,你可以想象,日本的孩子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不了解的人,可能看到的是日本人欺负弱者、走极端、偏执、甚至变态。但是就跟人的个性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来看待和处理问题。我们看到的结果是,日本人在改善自己生活和国家方面,整体做得远远好于我们中国人。

所以可以浅浅地解释为什么德国人可以道歉,而日本人不会道歉。钓鱼岛的事情也很简单,只要狠狠痛扁日本人一顿,他们定会跪着臣服于我们。65年前美国人这样干了一次,日本人贱贱地欢迎美国人并且全盘接受美国人的东西——对强者的顺从、尊敬和学习,是和谐社会应该具备的一个基本规则。不要当阿Q,自己做不好就要老老实实承认,尊重做得好的人,想反抗和攻击?把自己变成强者再说。所谓强弱,跟阶级和金钱没有关系。能打就打,我们中国的经济不如日本,但是钓鱼岛这个事情上我们不是弱者。打一架,愿打服输,输了就一定要认,跟1894年那样该赔就赔,不要嚷嚷什么不平等条款,输了就得接受人家的条件。否则关在家里骂人当一辈子窝囊废。

最后再推荐几部和教育有关的日本影视作品:1979年就开始的《3年B班金八老师》,据说此片影响了一代日本的老师。还有非常极端的电影《大逃杀》,此外还有类似《极道鲜师》、《震撼鲜师》之类的日式山寨作品。看完之后,做父母的再反省下我们的教育理念,必有收获。

笔记本、平板和手机

最近Twitter基本取代了博客,罪过,这篇也是在Twitter上提到的几点,汇总一下。

最近大家常说“未来是平板的时代”或者“未来是手机的时代”我不这么看,因为:

电脑跟包包一样,大包包和小包包都有自己的用途。谁也不可能说一统天下。未来笔记本就像双肩包,平板就像挎包,手机就像钱包。大家家里大概都有这几种包吧。你能用钱包代替双肩包?

笔记本的优势是键盘的输入便捷性,平板设备暂时无法取代;平板的优势是阅读的可用性,手机无法取代;手机的优势是便携,其他两者均无法取代。

Jordan Mechner的波斯王子

电影《波斯王子》还比较有趣,肌肉男主角看久了脸还有点正太。女主角让人想起木乃伊中的蕾切尔·薇姿(我很喜欢这个姐姐),絮絮叨叨。这些来自英国的可爱女演员是不是都是这样子的?

现在大家熟悉的这个电影,以及电脑上的游戏系列。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最早在红白机上的波斯王子,那时是1989年。

这个游戏绝对是一个经典。早年的8位机上出了很多无论在操作还是游戏性都特别舒服的游戏,即使在21年后的今天玩起来也是非常非常有趣——游戏不是只有画面和复杂的系统的。良好的设计不需要太复杂。

这个游戏的设计者是乔丹·麦其纳(Jordan Mechner),当时还是一个个人游戏开发者。波斯王子这款游戏对后来20年游戏的影响是巨大的。远一点就是我们小时候很喜欢的《古墓丽影》系列,近一点就是我很喜欢的《神秘海域》两作,其实重要的模式都是沿袭波斯王子“找路、攀爬”的模式。不过PC上的波斯王子有点生不逢时,因为90年代中后期,大胸部的劳拉太猛了,以至于我们这些肤浅的宅男忽略了Jordan Mechner的波斯王子系列。

在我眼中,PC上的波斯王子还是不如FC上的那个最初版本。这个版本现在也可以通过模拟器在PC上玩到。

这里可以玩到,玩之前要装金山快快。按键默认是方向键和z、x,可以自己设置。

谁把你们推下楼?

无论是12跳还是13跳,总之这些年轻人都死在了富士康。

又有人在控诉血泪工厂之类的话了。

有个简单的问题大家可以想想:富士康又没收包身工,想走就走啊。既然富士康这么恶劣,这么压榨工人,为什么工人不离开?反而挤破头想进去呢?

等明年看着吧,这些年轻人照样挤破头想进去。无论如何指责,人总是用脚投票的。

想挤进去,并且愿意死出来的地方,往往都是含着最后的希望的,或者让你看清楚最后希望的地方。而绝望本身却不是一个地方就能给你的。

更多的,大家自己去想吧。

附赠几个问题:

如果没有了富士康,这些工人一定会去新的地方,他们在这些新的地方,自杀率又是多少呢?

说到用脚投票,既然欧美都那么烂,那么卑劣,为什么我们最最聪明的领导们以及最最疼爱孩子的家长们,都拼了命把孩子往国外送呢?

 

延伸一下:

在这个和谐的社会,杯具很多很多,因为他们在底层,卑微无助,生死其实无人关心,在这个靠劳动很难带来幸福的社会,绝望对于他们来说,太容易了:又一个杯具  

 

 

 

很快我不再需要电脑

一直以来,软件的开发者始终试图解决让个人电脑干更多的事情、更好用。但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呢?

今天中午,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吃完饭,朋友拿出ipad看杂志,并打开接在电视上的Synology Disk Station,播放高清视频。而我随身包里还有玩游戏的PSP以及主要用来玩游戏的iPhone、看文字书的Kindle……

连朋友桌上的电子相框,实际上都是一个装了linux的电脑,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让它干很多事情,但是谁在乎这个电子相框是不是电脑呢?它只要好好显示相片即可。

相框是一个缩影,事实上,电脑在经历了走入家庭的个人电脑的漫长时代(也只有30多年,对么?)之后,开始被各种有着独立功能的替代品肢解掉了:体积更小、使用更方便、功能更专一、操作更接近电器。

随着各个领域的服务更加完善,服务跟设备间的界限越来越小。各种服务都将在用户期望的各种设备中生根。

仔细想想,家里的电脑对我来说,重要程度被大大降低了。除了性能好,软件更多之外,在很多事情上我根本不再需要它了。听音乐、看电影、看新闻、搜索信息、玩游戏都有了很好的非电脑解决方案——他们中的很多方案比电脑做得更好。如果个人电脑在这些领域被替代掉,个人电脑就只是一个加强版的打字机而已,还是让打字员继续用它吧。

很快,我们所谓的个人电脑,会沦为“传统电脑”或者精确地呗描述为“性能较好,屏幕较大,并在输入和鼠标操作上很舒服的多功能机器”。

而手机和个人电脑一样,都是综合性的万能设备:他们几乎什么都能做,能够将新手引入门,解决多个领域的初级问题,或者那些只需要输入和浏览的功能。在手机和个人电脑身后还跟着一大批更强大的军团:数码相机、MP3、MP4、电子书、导航仪……——他们在自己的领域有更好的性能和体验——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出现一个卖给单身汉用的泡妞机呢?

很快,也许我不需要电脑,至少不再那么每天都打开它。对于软件开发商来说,必须抛开设备和平台的桎梏,从市场和用户的角度考虑如何通过程序和服务一点一点占据自己的市场。总之软件开发再也不是一个以代码为中心的领域,它和传统行业一样,只有了解用户、了解对手的企业才可以分到一杯羹。

 

汇总一下

1. 最近很忙,没心情写博客。

2. 谈了7年恋爱,不痒,就结婚了,少女们含泪表示我们仍是好盆友。

3. 折腾了大半年,终于拿到驾照了,解脱了,再也不用断断续续练车了。

4. 马上要放假了,11号到重庆,欢迎大家约我一起玩耍。

漫画一组

段老板那边转过来的。

鱼饵就应当符合鱼儿的胃口,而不是钓鱼者 
鱼饵就应当符合鱼儿的胃口,而不是钓鱼者 

踏着别人的脚步前进,超越就无从谈起 
踏着别人的脚步前进,超越就无从谈起 

找解决方案要比纠结原因的优先级高 
找解决方案要比纠结原因的优先级高 

真正的创新只有在经历过擦肩而过后才能实现 
真正的创新只有在经历过擦肩而过后才能实现 

过多的会议是一个糟糕的组织明显的标志 
过多的会议是一个糟糕的组织明显的标志 

 

阿凡达观后感

今天一大早坐车3小时跑到东莞万达国际影城观看了IMAX 3D版的《阿凡达》。这块屏是目前亚洲最大的屏幕,也许是在国内能看到的效果的极限了。

总体来说,效果很震撼,我终于能理解到1977年的人们在电影院看到《星球大战》时的那种惊喜感受。

无论是1977年的星战,还是2010的《阿凡达》。这种里程碑似的电影都可以让人发出“竟然可以做成这样!”的惊叹。电影制作水准的标尺,正是被这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电影提升了。

星战第一部获得了第50界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视觉效果、最佳剪辑、最佳原创音乐、最佳声效六项大奖及特殊贡献奖。我估计《阿凡达》今年也会满载而归。

之前有人设控的盆友说不喜欢《阿凡达》的人物设定,但是我看了之后觉得很不错,能把外星人做到有“漂亮”感觉的,还真不容易,原型用Zoe Saldana是个好选择,此女魅力独特,很酷很漂亮。

网上关于《阿凡达》的影评甚多,我不想再多说《阿凡达》这部片子本身。很多人拿《阿凡达》跟中国目前的国产的电影相比,我觉得不具备可比性。中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会出现以下几类片子:

1. 比较好的剧情片。《疯狂的石头》、《风声》那种,成不了“大片”。

2. 傻逼模仿片或者特效片。《刺陵》、《风云2》、《无极》那种,特效达不到人家的水准,剧情和人设惨不忍睹。

3. 搞片、俗片。《三枪》那种。

但是不会出现好的科幻片。我们这个国家最伟大的地方就是稳定,一直缺乏想象力地稳定下去,在这样一个愚民的国家里,想象力是各行各业的异类甚至公敌。

 

座标系

1.

柴静写了一篇怀念陈虻的blog。其中一段:

今天跟老范讨论本周要播的片子,想起陈虻。

我进台第一天,陈虻问我“你从湖南卫视来,你怎么看它现在这么火?”

我胡说八道了一气。

陈虻指指桌上,问我“这是什么?”

“……烟……?”

“我把它放在一个医学家面前,我说请你给我写三千字,他说行,你等着吧,他肯定写尼古丁含量,几支烟的焦油就可以毒死一只小老鼠,吸烟的人肺癌的发病率, 是不吸烟人的多少倍,吸烟如何危害健康。还是这盒烟,我把他拿给一个搞美术设计的人,我说哥们请你写三千字,那哥们给你写,这个设计的颜色,它的民族化的 特点,它的标识写出来。我给一个经济学家,他告诉你,烟草是国家税收的大户,如果全不吸烟的话,影响经济发展,还有烟草走私对经济影响。”

他看着我“我现在把烟给你,请你写三千字,你就会问写什么呀?”

后来我知道,他经常拍出这盒烟来震慑新人。但是,他最后说的一句话十年后仍然拷问我。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座标系吗?有几个?

 

2.

前几天一个同事的签名是“最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了解用户”。可谓大道至简。而在你眼里,“你有自己认识用户的座标系吗?有几个?” 而这些座标系,一定是刻骨铭心,骨子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