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7月

北京的雨下得大了点

段子就出来了:

据说北京的房价又要涨了,因为今天北京所有的房子都变成了一线海景房。

以前老是听别人说北漂、北漂什么的,一直不知道北漂是啥意思,今天终于知道了…

游客:请问北京积水潭怎么走?路人:你瞎了吗?这不到处都是积水潭吗?

知道为什么私家车要交“车船税”了吗?有改叫“车艇税”的必要。

南水北调还是很有效果的。

应届生找工作指南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大道理,讲个3个故事就好:

我有个长辈亲戚,苦出身,小时候父母双亡,12岁跟哥哥分家,分到半条被子,然后跑到外面去当木匠学徒。吃了很多苦,学到后手艺,四川人把“手艺”叫做“活路”,很形象地说明技能是求生的手段。

解放后他一方面是个了不起的木匠,另一方面是贫下中农的完美代表,招到国营单位做木工,他为铸件做木制翻砂模具,木制模具对精密成都要求很高,这是一门非常强悍的手艺。

这个人收了几个徒弟,他的儿子一开始也一起学。后来这家人商量了一下,觉得学木匠很幸苦,以后继承父业的话就是在厂里当工人的话,工资也许还不如去另外一个厂好。于是木匠的儿子就去纺织厂当了工人,工作轻松,工资比当木匠高。

十多年后,老木匠退休了。他的儿子下岗了,只好学了开车,当司机去了。而老木匠的那些徒弟,并不是在厂里当工人,有人去了沿海地方做高档家具,都是牛逼哄哄的技师,还有自己当老板做家具。

第二个故事接着上一个,木匠的儿子在纺织厂下岗前几年,有个同事辞职了,因为这个人不安份,想法多。当时辞去一个铁饭碗在99%的人看来都不可思议,简直是自毁前程的行为。几年后,这个人成了当地的首富。

第三个故事是第二个故事的一个分支:跟第二个故事里的那个人一起辞职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后来真的毁了自己,最后一次听说据说在吸毒,妻离子散。

 

就不总结了。自己想吧。

 

由完蛋史想到的

上周,有朋友问我“快快是否有手机版本?”,在得到否定回答后,他用很焦急的眼光看着我,说:“赶紧做移动互联网版本,这个是热点,今年你不做就完蛋了。” 我问:“你用过快快吗?”  “大致……用了一下下…… ”

所以我想谈论的问题是:移动互联网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意味着什么?我们应当如何面对新的设备和产品?未来会怎么样?

 

历史一直在重复

2004年的时候,我每天如饥似渴去玩弄各种新产品,于是很自然地迷恋上了当时称之为web 2.0的产品,比如flickr以及37signals的一堆东西。国内也有诸如uuzone和豆瓣。那个时候facebook才刚刚上线,默默无闻,最屌的社交网络是MySpace,大家认为这个网站非常牛逼,会彻底击溃早两年的一个牛逼网站Friendster。而在国内,有个叫方兴东的人在鼓吹博客,“博客”和“web 2.0”一样,还有“RSS”、“tag”、“ajax”、“网站重构”、“交互设计”等等,都是那个时候互联网的关键词。大家统统带着先知的眼光觉得新浪和网易这种停留在web 1.0的网站明天就会完蛋。我就是其中之一。

2006年的时候,我迷上了一个叫travian的游戏,这个是游戏是webgame。我们觉得这个玩意会牛逼,结果3年后webgame果然火了,赚钱了,大家都认为webgame太牛逼,传统网游就要完蛋了,webgame就是游戏的未来。

2007年底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每天都泡在twitter上。我们认为,这尼玛才是真正的媒体,传统媒体很快就要完蛋了,记者很快没工作了。

现在,我们又在讨论移动互联网。 故事在不断重复,从未改变。

每一次被认为会天翻地覆的事情,其实最终都是在循序渐进地改变着,所谓“颠覆”,其实都继承了太多之前的积累。事后看来,其实都是理所当然——比猴子变成人理所当然得多。

每一次疑似天翻地覆之时,总会有一大群人在一起充满热情地讨论、交流以及赌上职业生涯进行尝试。最后留下一笔财富,这些财富会把整个事情变得同样理所当然。这些人里面会有人直接享受到这些财富,更多的则成了先烈。

我们不再谈论web 2.0那些新奇的交互、也不再谈论“网站重构”或者“ajax”,因为这些都是目前理所当然的做法。

传统网游在学着webgame的方式把新手门槛变得更低,引导做得更好,webgame则试图把自己的样子变得更好,玩法变得更复杂——其实就是变得更像传统网游。

传统媒体也没有完蛋,记者们现在他们都开始懂得在新的设备上做同样的事情,而且他们很快发现可以堂堂正正贩售自己的采编能力,而不是让自己劳动成果跟一堆广告放在一起廉价卖出去。

 

特性

有一类东西,我们称之为“家用电器”,凡是用电的设备似乎都可以叫这名字。现在的问题是:你认为电脑是否可以算作家用电器?我想大部分人未必会这样认为。当一个微波炉可以自动控制温度,甚至可以通过wifi获取别人共享的菜谱的时候,你是否认为这件电器是电脑?

当电脑展现出“智能”特性的时候,会掩盖他本身“用电”的这个特性,“用电”这个特性在上一波浪潮里已经变得理所当然。所以我们不会认为它是一个传统意义的电器。当手机开始可以联网的时候,“移动电话”的特性也被掩盖。我们现在称之为“移动互联网设备”。

2010年,我曾经提到过对移动互联网主流调调的一些看法。现在我的看法仍未改变,对于CEO和产品经理而言,自己手里的牌又多了移动和定位的特性,然后进入一个相对空旷的战场,仅此而已,最终,我们需要的了解的是隐藏在潮流背后的新的特性和方式,而不是潮流本身。

最终我们必须直面一个问题:你能帮人解决什么问题?而不是将这个问题弯曲为“我能在手机上帮人做点什么?”

 

预测未来

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诀窍之一就是如果一个事情的方式好,又没有关键的科技瓶颈,而且跟政治无关,那么这件事情很快就能够实现。由于信息的畅通,未来发展的速度会更快,电商花了10年时间解决了支付和物流问题才有了今天。就算只是简单分析一些状况,我们也会看到一些值得去改变领域:

1. 教育:“教育”的内容并非是狭义的科学和艺术。任何技能和知识都可以作为教育的内容。此外现在中国有大概8000万留守儿童,他们缺乏应有的教育,未来需要求生的他们,需要教育内容。学校一定会逐渐变得更像活动场所,而非传授实际知识的场所。

2. 音乐:欧美日韩都证明过了,吃饱饭之后,人需要精神追求,而最好的追求则是另外一部分耀眼的人,中国的娱乐业才刚起步,偶像经济基本没有。这个领域我想以后用专门的篇幅来说。

3. 成人:未来政治会出现一些变化,然后政策的改变会改变这个领域,这个是不灭的刚需,互联网是这个领域几乎完美的载体,同样我们只是在重复在日本欧美已经完成的事情,但是国情会让具体的做法有所不同。色情站点Xvideos每月的流量是44亿,如果在中国,估计能再多20倍。

4. 汽车:既然这几年大家都在买新车,那么二手车市场一定会在未来兴起。逻辑够简单吧,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以上的事情,你会发现最终基本都是由在红海拼杀过的人跑到蓝海里去实现。就职业生涯而言,总得死战一场,跑掉的人,也许永远回不到战场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