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5月

谁把你们推下楼?

无论是12跳还是13跳,总之这些年轻人都死在了富士康。

又有人在控诉血泪工厂之类的话了。

有个简单的问题大家可以想想:富士康又没收包身工,想走就走啊。既然富士康这么恶劣,这么压榨工人,为什么工人不离开?反而挤破头想进去呢?

等明年看着吧,这些年轻人照样挤破头想进去。无论如何指责,人总是用脚投票的。

想挤进去,并且愿意死出来的地方,往往都是含着最后的希望的,或者让你看清楚最后希望的地方。而绝望本身却不是一个地方就能给你的。

更多的,大家自己去想吧。

附赠几个问题:

如果没有了富士康,这些工人一定会去新的地方,他们在这些新的地方,自杀率又是多少呢?

说到用脚投票,既然欧美都那么烂,那么卑劣,为什么我们最最聪明的领导们以及最最疼爱孩子的家长们,都拼了命把孩子往国外送呢?

 

延伸一下:

在这个和谐的社会,杯具很多很多,因为他们在底层,卑微无助,生死其实无人关心,在这个靠劳动很难带来幸福的社会,绝望对于他们来说,太容易了:又一个杯具  

 

 

 

很快我不再需要电脑

一直以来,软件的开发者始终试图解决让个人电脑干更多的事情、更好用。但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呢?

今天中午,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吃完饭,朋友拿出ipad看杂志,并打开接在电视上的Synology Disk Station,播放高清视频。而我随身包里还有玩游戏的PSP以及主要用来玩游戏的iPhone、看文字书的Kindle……

连朋友桌上的电子相框,实际上都是一个装了linux的电脑,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让它干很多事情,但是谁在乎这个电子相框是不是电脑呢?它只要好好显示相片即可。

相框是一个缩影,事实上,电脑在经历了走入家庭的个人电脑的漫长时代(也只有30多年,对么?)之后,开始被各种有着独立功能的替代品肢解掉了:体积更小、使用更方便、功能更专一、操作更接近电器。

随着各个领域的服务更加完善,服务跟设备间的界限越来越小。各种服务都将在用户期望的各种设备中生根。

仔细想想,家里的电脑对我来说,重要程度被大大降低了。除了性能好,软件更多之外,在很多事情上我根本不再需要它了。听音乐、看电影、看新闻、搜索信息、玩游戏都有了很好的非电脑解决方案——他们中的很多方案比电脑做得更好。如果个人电脑在这些领域被替代掉,个人电脑就只是一个加强版的打字机而已,还是让打字员继续用它吧。

很快,我们所谓的个人电脑,会沦为“传统电脑”或者精确地呗描述为“性能较好,屏幕较大,并在输入和鼠标操作上很舒服的多功能机器”。

而手机和个人电脑一样,都是综合性的万能设备:他们几乎什么都能做,能够将新手引入门,解决多个领域的初级问题,或者那些只需要输入和浏览的功能。在手机和个人电脑身后还跟着一大批更强大的军团:数码相机、MP3、MP4、电子书、导航仪……——他们在自己的领域有更好的性能和体验——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出现一个卖给单身汉用的泡妞机呢?

很快,也许我不需要电脑,至少不再那么每天都打开它。对于软件开发商来说,必须抛开设备和平台的桎梏,从市场和用户的角度考虑如何通过程序和服务一点一点占据自己的市场。总之软件开发再也不是一个以代码为中心的领域,它和传统行业一样,只有了解用户、了解对手的企业才可以分到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