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12月

服务业的一则广告

看到一个广告:

本人长期代写小学生寒暑假作业,替小学生打架
收费标准:
寒假作业(48页1-3年级)10元(48页4-6年级)12元暑假作业(62页1-3年级)12元(62页4-6年级)14元
欺负同学(身高1.3m-1.4m)15元/(1.4m-1.6m)18元/(身高1.6m-1.7m)21元/(1.7m-1.8m)25元/
(身高1.8m-1.9m)30元/(2m以上)免谈
打普通老师:女老师(25元)男老师(35元)
打级长老师:女老师(28元)男老师(38元)
打科任老师:女老师(31元)男老师(41元)
打主任老师:女老师(34元)男老师(44元)
打副校长:女老师(37元)男老师(47元)
打校长:女老师(40元)男老师(50元)
打保安科科长/体育老师免谈
帮别人带小孩1-2岁的男孩80女孩70
带3-6岁的男孩70女孩60
带10-15的男孩50女孩40
带15-20男孩200女孩免费
帮人追女生追女的600男的400
代开家长会,一律20元
顾客至上,诚信为本。

悼念小爱姐

小爱姐,走好

虽然我没完整看过您的片子,好歹您也是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的前辈。您为弥补我国教育缺失所起的贡献,我国老中青三代人将永远铭记。

另:兰兰姐,您可别像小爱姐这样,要爱惜自己呀。

牡蛎的故事

我常常跟我的同行推荐央视7套的节目。农民为了生存,总是会很专注地做出良好的选择。

上周看到节目是山东荣成一个养牡蛎的专业户,名叫闫荣金,他有一万亩牡蛎养殖场。我们来看看他的故事。

1吨牡蛎肉就可以卖到2万元。每年闫荣金可以提供7000多吨的牡蛎肉,买给加工厂。收入稳定。

问题来了:每年7000吨的牡蛎生产中,会产生1万多吨牡蛎壳,这些壳堆积成山,堆放在浅滩上,一部分被潮汐带走,剩下的就盖住滩涂的表面,隔壁的养殖户,在滩涂下养了蛤蜊,牡蛎壳让滩涂底下蛤蜊缺氧而死。闫荣金要赔钱。闫荣金很郁闷。

后来,闫荣金参加新型农民创业培训班,老师说了一句“把宝贵资源放在不适当的位置就是废料”。闫荣金有些醒悟:牡蛎壳就是废料,反过来讲,能不能换个位置成为宝贵资源呢?于是向老师请教,老师就说牡蛎壳可以做动物的饲料添加剂,养鸡的时候要在饲料里添加钙粉,1吨钙粉要5、6百元,而牡蛎壳粉只要1百元,养殖户会乐于选择后者。

于是闫荣金回去后,雇人加工牡蛎壳,1万吨牡蛎壳,1年能卖100万。变废为宝。

不久,闫荣金发现自己亏了。因为牡蛎壳分为上壳和下壳。上壳平整,能做成紫菜生长的附着基,在日韩是抢手货。价格是1600元1吨,是下壳价格的16倍。闫荣金赶紧让手下70个剥牡蛎壳的女工剥壳时将上下壳分开放置、分开收集,再分开卖。又多赚了。

牡蛎在剥壳后,还会进行蒸煮加工,会产生大量的汤汁,这些汤汁闫荣金直接倒进下水道。有一天,有人来收购这些汤汁,说给闫荣金3块钱1桶,闫荣金觉得帮自己处理废料,干脆不要钱了。

后来有外国人跑到闫荣金这里来考察牡蛎汁的出处,闫荣金才知道自己白白送出的牡蛎汁会被做成蚝油出口,价值几百万。于是闫荣金再也不送牡蛎汁了,自己花20万添置了一套设备,浓缩的1桶就值8000块,出口的价格更高。又多赚了。

这个故事的启示是:

1. 专注自己的领域,熟悉产业结构和产业链,更多一些挖掘,事情会好很多。如果有淘汰的话,死去的一定是不专注和浅尝辄止的人。

2. 把废料放到合适的位置就是宝贵资源。

从包产到户看软件企业转型

关于集体化,胖子毛新宇有个经典的故事。大意是:毛泽东少年时和放牛娃们除了看牛,还要摘野果,拾柴,此前各干各的情况下,无法兼顾,于是毛泽东把所有放牛娃组织起来分工:两个人摘野果,两个人拾柴,还有两个人负责看牛,最后牛也放好了,野果也吃上了,还给家里拾了柴火。所以简单得出结论是:如果每个人只看好自己的牛,最多只有边看牛边摘个野果吃,拾柴火是不可能的,可见集体化确实要好过单干。

于是在建国后,对于解决温饱问题,毛泽东的答案是农业集体化??你可以看作是集体放牛的升级版和加强版,或者苏联失败的集体化的改进版。

软件领域的情况也是如此,之前程序员单干,如果够优秀的话,可以解决产品、编程、美工、测试、推广等问题,做出好软件,后来人们发现用户对软件的期待更高,很多事情靠一两个程序员是干不好的,于是就成立公司,招人,分工:你写代码、我做界面、他负责测试……OK,解决问题了。

集体化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些生产力的问题。不过问题随之而来,当温饱问题逐渐被解决的时候,问题来了:吃大锅饭、平均主义使农民的积极性不高??懒人和笨人反正有饿不死,就吃着呗;聪明人即使干再多,也不能多吃点,就闲着呗。1976年至1978年,我国的粮食产量增长基本停滞。

1978年,安徽省凤阳县梨园公社最穷的小岗生产队的偷偷将生产队的田地分给各家各户,实行包产到户。他们写下:

“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此后能干不在(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作(坐)牢杀头也干(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到十八岁”。

小岗村的手印

结果,1979年秋天,小岗生产队获得大丰收,粮食总产6 万多公斤,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15年的粮食产量总和。其实在此之前,中国很多地方的农村已经做了和小岗村一样的选择,这是农民想生活得更好的一个纯朴的选择。

我们的社会主义目标没有变,土地还是国家的,但是我们却可以选择包产到户,并且升级到包干到户。

制度的实施取决于环境,反过来说,试图迈上新台阶,得更新制度:当温饱问题基本解决的时候,人们的期望变成了“如何过得更好”。人们的生活期望不再是做好看牛、摘野果、拾柴的工作就可以满足。温饱问题的解决办法单一而简单,致富问题的解决办法却需要探索。探索需要动力,包产到户给了农民一些动力,所以情况好了一些。

对于传统通用软件企业来说,而今满地富人,我凭什么变得富有呢?看牛、摘野果、拾柴,我们做得很牛逼了,可是邻村的都会打渔、养鸡了。此外,好像种油菜、养海狸鼠也可以发财。不过实际做起来,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1. 这些事情不再是我们生来就会的看牛、摘野果、拾柴,我怎么知道我是否能练好打渔、养鸡?

2. 我的“村民”习惯了循规蹈矩的看牛、摘野果、拾柴,他们有什么动力去尝试打渔、养鸡?

第一个问题,需要摆脱做体力活的思维,以致富为目标来考虑尝试干一些新的活,不能靠力气蛮干。

第二个问题,包产到户。从道德情操的层面来看,这是经过证明的,可实施的,符合人类自身秉性的做法。

如果你相信理想和道德可以继续集体化成就共产主义的话,你会发现很?的事情会接连不断地发生。

互联网的环境让代码赚到更多的钱,让人们真正富有。对于一个看牛、摘野果、拾柴长达20年之久的企业来说,总得走出打渔养鸡的一步:别人打渔成了,不能让全村盲目模仿,全部转型去打渔,不能以解决温饱问题的方式去解决致富问题;养鸡有可能致富,那么给村民鼓励和好处,让村民放手去试试。大家都是农民,只要有积极性和科学的指导,别的村子能致富,咱也能。

包产到户的精髓就是给每个农民足够的自主权,以及诚恳地明确国家和集体要什么,个人能得到什么,并且把这两个目标统一在农民的劳动中。如果没有包产到户这一步真正调动起农民的积极性,中国也许会成为朝今天的朝鲜??他们以为自己解决了一点点温饱问题就很满足了,实际上世界人民都在吃烤肉喝咖啡了。而自己最终连温饱都保不住了。

大家都知道的google的20%项目,真的只是美国的国情?调动人的积极性疯狂地去创造,投入产出是否值得?这些事情的答案,不是我这个小马仔能够回答的。

棋盘问题和像素问题

总的来说,产品人员的工作可以归结为棋盘问题和像素问题。

棋盘问题是必须先搞定的问题,棋盘问题取决于对目标用户的了解程度:不理解妞妞之所想的男人,情感生活不会太愉快??即使用尽全力。

此外,一盘棋不是找些棋子摆上就完了,博弈,就得一步一步下,不能走错棋。

像素问题相对来说次要,且容易。有特定的设计原则,实验方法,验证方法。像素方面,只要肯投入精力去打磨,就不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所以,总得有人摆好棋,想清楚怎么下,搬动棋子下;也总得有人目不转睛盯住产品的每一个像素。

三、四年前,我更关注像素问题,结果却发现这些问题必须建立在运行良好的棋局上。这行业就那么几盘好棋局,所以大家都站在上面谈像素不腰疼。

仔细想想,现在的问题还不是一般的多。

堕落至此

一个县委书记调任,群众依依不舍送“万民伞”相送。观众都鄙视之。我一直想知道真相。

最近终于有证明说这个县委书记的确是好人。受委屈了,书记兄弟~

“喂,人民,服务!”的人们啊,不被信任到了这种地步。你们都是婊子,给你们中少数卖艺不卖身的好人立牌坊的时候,你们总体来看还是婊子,改变不了。

一个好同志,以及居士

我们大学的后街有一个彪悍的卖电话卡的蜀黍。

这个蜀黍卖卡的广告词总是和党有很密切的关系。

今年十月份的某个周末回了学校一趟,发现怪蜀黍在信仰上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开始自称居士了。

可惜没有拍到怪蜀黍的影子。相片上那个坐着的老伯伯并不是怪蜀黍居士。

怪蜀黍,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恭喜山东夺冠

恭喜山东夺冠。

鲁能是国企;申花是私人老板的玩物。按理说应该是私人老板要玩得顺溜些,结果朱二骏却不把球员当人,动不动三停、抓内鬼,烦不烦,这种人的企业长不了。周末夺冠的关键战役里卡德和郜林打得不好,就成了罪人。联赛可是一个赛季的事情,最后一场打得不好就成了罪人,有点常识么。

鲁能球员一直比较稳定,对外教和外援的使用也比较好,还培养了很多新人。

反观号称管理最专业最国际化的申花,简直是球员的地狱。申花的清算要开始了。你们就折腾吧,国际大都市里的土人。

国内外的联赛其实都有各种问题,但是申花让我们看到的问题是封建而残暴的,朱二骏号称联赛不重要,明年的目标是拿亚冠,脑子又被烧坏了吧。申花要真的亚冠夺冠我就把家里的足球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