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11月

周末看新闻

关于足球

辽宁队降级了?

全兴和辽宁是当年我很喜欢的两个队。1995年的时候,全兴队倒数第二轮以3:2战胜青岛,赢得保级主动权,最终保级,而辽宁队则输给太阳神,提前降级。今天辽宁队同样在倒数第二轮战胜了青岛,却还是提前降级了。中国的烂足球只有当东北的球队和广东的球队输出大量人才的时候,才会真的强大,而今,他们都很落魄,特别是辽宁队,那么多好队员,自己弄丢了。可悲可惜。另,注意,朱骏的脑子的逻辑在本轮之后又出现了混乱,欢迎观赏。

阿森纳又输了

虽然联赛还很漫长,但是幼齿狂温格还是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曾经的无敌阿森纳真的全靠年轻球员么?看着阿森纳满场的小盆友,我总是捏把汗。联赛可是需要稳定的。不过也许没所谓了,小盆友牺牲成绩炼成后,还能换钱得嘛。

关于组织

小强复活了

这是老套路了。我对组织的强大充满了信心。

再谈一小最

一小最的屁股组织来擦。组织情真意切暖人心,最后人民群众“用掌声和欢呼声送别了他们”。

给油算账

真相,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严惩精神病

为组织上“要收拾一批”的气概动容。

司徒雷登,六十年河东

如今颂扬司徒雷登为燕园之父,不屈的抗日者。我分明记得中学课文中主席已经在那篇著名的文章中给司徒雷登定性为“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呀,咋今天又成了牛逼的伟人了捏。在中国做点人事儿还反倒不像人了。

其他花边

李嘉欣嫁了

记得2007年的电影《破事儿》里面大头阿惠那个故事里,阿惠跟闺蜜聊电话说道“这届港姐是李嘉欣,好漂亮,将来一定能嫁的很好。”如今,38岁的靓丽李嘉欣终于功德圆满了。大致看起来,明星的婚恋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所谓单纯的,所谓复杂的,都有,只要棋逢对手就好。关于婚姻,前一阵听到两句话就是“千万别凑合”和“合适就赶紧”。这两句话其实不矛盾。婚姻只是一个起点,婚后不干活不经营死掉的,不能全怪结婚结得不好。婚姻和工作的相同点就是干工作比找工作重要,不同点就是,在婚姻这件事情上,不能干得好就跳槽了再跳槽。找个好“工作”干一辈子吧,美女们。

移民中国

我以为只有中国人从小立志移民外国,原来终于有外国人移民中国了,我们几十年社会建设的优越性初见成效。不过另据报道说去年有7千或者1万1千多中国女性嫁到日本去同化日本人。而另有1千多日本女性被我中华男性同化,证明我们这个很低调的战略入侵在悄然中取得了成效。

关于IT

还是那些烂破事儿在吵吵,我都懒得说。

贩售话语权

百度被CCAV搞了之后,短期内看起来受了不少影响,长期看,应该问题不大,之前很多不知道竞价排名的企业,现在通过CCAV的报告,也发现了这个好的手段。所以,塞翁失马??因为在中国,脸面跟收益往往没什么关系。

搜索引擎对内容的过滤和排列直接决定了搜索引擎的品质。在排列方面,我们知道类似pagerank这样的机制来保证,这一点很靠谱。

将网页级别与完善的文本匹配技术结合在一起,为搜索者列出最重要、最有用的网页。所以网页的内容匹配程度和网页的重要程度应该是决定最后结果的唯一两个因素。

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在搜索结果中,有很多含有恶意的网站、钓鱼网站、伪冒网站等。怎么处理这些网站是个问题,因为有的网站明显会对访问者的访问造成不好的后果。于是搜索引擎开始试图在这块做一些事情,对用户更好。

google的办法是用StopBadware.org的名单对搜索结果做了标注,对于恶意网站的定义,有较明确的说法,主要是针对系统的恶意行为,而非内容的善恶或者真伪。有兴趣可以看看google的说明

事实上,百度也一直在致力于对搜索结果的安全性进行优化,并且跟国内很多安全厂商一起讨论了不少方案。金山的信息安全部门也根据和百度交流的结果,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只是,由于网站的更新太快,对于所有网站的安全性验证,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工程,以至于百度至今没有找到可用的方案,而且出于品质考虑,他们也没有使用StopBadware.org这种简单的方案。不过,可以看到,百度的研发对于搜索结果的安全性的改进是非常重视的。

在网站对用户系统的损害这件事情上,存在争议比较少:采用标注搜索结果的方式,对搜索者系统安全进行警示,而不是对排名进行直接的影响

一个比较容易理解的说法是,当用户搜索“美女”这个关键字之后,搜索的结果中,某个“美女”的善恶并不会影响她的排名,只是聪明的搜索引擎会在一边轻轻地告诉你,这个“美女”可能有不良的前科。

下一步对于搜索引擎来说,是如何盈利的问题。在google和百度的搜索结果中,左侧排名是正常的搜索结果,右侧会根据关键字放出广告,google有自己的AdWords来实现右侧的广告的投放,并标注右侧广告为“赞助商链接”。而左侧的结果却保证是公正的。

这样做的目的是,搜索引擎不应该付起对搜素结果内容善恶的甄别。一个网站内容是否有欺诈,既然搜索引擎没有自己的机制去保证,那就不该站出来认定。总之对于搜索结果的排名,可以更改公式,却不能采取人为的干扰。

百度也有左侧和右侧结果,不同的是,百度通过竞价排名,出售了本不该出售的左侧排名。既然花钱可以买到排名,那么百度的排名不仅是网页的内容匹配程度和网页的重要程度,还有钱。最后网民认为既然百度可以人为影响搜索结果,并从中获利,那么百度也必须确保受影响之后的结果是“无害”的。而CCAV曝光的,恰恰是骗人钱财的网站通过竞价排名排到了前面,网民受损。

事实上,从百度开始竞价排名的那一刻起,百度就跨越了良人和妓女的界限,卖了搜索引擎最宝贵的话语权,比卖身还没品。

在我们国家的缩影。一个组织或者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话语权,老百姓开始信赖他。他说什么我们都信,这个时候,这个组织中的某些人,就会将话语权变成敛财的工具,将老百姓蒙在鼓里,开始堕落之旅。

我相信百度内部反对竞价排名的人大有人在,至少在采取竞价排名这种的方式的时候,对购买竞价排名的网站进行一些甄别??卖身老百姓都认了,但是不能把性病染给老百姓。问题据说就出在下面的业务员,他们有业绩压力,于是不惜一切代价忽悠网站购买、并不计结果地将各色网站加入到竞价排名中。于是才有了CCAV曝光的局面。

美味摆在面前:百度的收入大部分来自于竞价排名,跟官员大部分收入来自于贪腐一样。他们都贩卖了自己的话语权,以及建立在强大话语权之上的暴力??据称有网站排名好了,如果不购买竞价排名,会被百度降级??这件事情百度极力否认,我也不便再说什么。

一个企业也好,组织也好,有的东西不能卖,按google的说法是“永不做恶”。何况在中国,逆来顺受的老百姓已经将作恶的标准已经降到非常低的程度了。

一旦迈出成为妓女的一步,就真的没办法阻止继续堕落了。

关于加强党的隐私保护工作的建议

最近社会安定团结的形势被一小撮一小撮人动摇,最近看到一些不和谐的因素在网上出现,更让人痛心的是,很多居然是以视频的方式出现,我为伟岸得党的形象感到深深地忧虑。

伟岸得党也是人,是伟人,伟人也应该有自己的隐私。从维护党的形象,树立和落实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淆发展观,构建和鞋社会的角度出发。统筹兼顾,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

我经过苦苦思索,有几个实际的建议:

1. 切实加强金盾工程的建设,建设我国第二个万里长城。将高科技手段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主体思想统统结合起来,帮助人民群众纠正在网络上犯的错误,使得人民的心灵保持纯洁和快乐。

2. 大力发展神圣的网络评论员队伍,加强对网络评论员的培养,他们是新时代的地下党员,对于维护党的形象,对于揭露和打击一小撮一小撮别有用心的患罪分子起着灰常重要的作用。他们的肩上的担子很重,我建议对他们进行集训制,开设网校,培训网络评论员,承认网校发放的硕士和博士学位,使得网校和党校交相辉映。

3. 网上网下同时抓,两手都要硬。网下也应该采取有效的措施,我强烈建议禁止局级以下的干部和群众使用带有拍照、摄像和录音功能的任何器械;局级以上的干部,不得将存放有自己摄制的相片和视频的笔记本拿到群众那里去维修。这样从源头杜绝不良信息破坏我党几十年来在群众中的伟岸形象。

现在,以维护党的伟岸形象和坚定统治为中心,发展是硬道理,党的形象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这些重要观念我希望我们伟岸得党要跟人民群众好好灌输,让他深入人心。各级党委、政府和领导干部要在领导和管理经济社会工作中,切实做到把握全局、统筹兼顾、维护党的伟岸形象,纠正误导人民群众的不良信息,传播有利于净化人类灵魂的毛泽东思想和三个表,以及主体思想。从新世纪新阶段的实际出发,适应现代化建设需要,努力把握发展的客观规律,汲取人类关于发展的有益成果,着眼于丰富发展内涵、创新发展观念、开拓发展思路、破解发展难题……(下略1万字)

一小撮那个啥

人民网的新闻,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6800/8361259.html

11月17日九点半至18日凌晨,武都城区部分群众上访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利用,信访干部公安干警出面劝导遭一些不法分子殴打致伤,导致60多名干部群众和公安干警受伤。

最终,少数别有用心的坏人被警察叔叔消灭了。

事后,一小撮人看到该新闻后,愤愤不平地说:“讨厌啦,阴毛骂头发一小撮。”

被封了

近日博客又被网奸局封掉一次。文章删除后恢复。

我一直没有把博客放到国外的服务器上去,同时我留着近10次被封禁的文章,总有一天,他们会重见天日的。

服务器所在地的网奸局,跟我们一样,不过是在这社会讨食的狗,希望当一条好狗,不过主人跟我们有点区别罢了,大家都是狗,何必呢。

家酿葡萄酒

我几乎从来不喝酒,特别是如尿一般的啤酒。

过年回家老爸给我尝了他酿的葡萄酒,我觉得很好喝,于是自己回到家里,在这个潮湿的城市,按我老爸的方法酿了一罐。

楼梯下的格子充当了山寨版的酒窖。

罐子是宜家买到的密封罐,底部还有葡萄果肉的沉淀。

换个角度,颜色不错。

玫瑰色的酒液。

网上有很多家酿葡萄酒的方法,不过我爸的方法有些小技巧。我尝了下,没我爸酿的味道好。

几个朋友也喝了一点,喝完还活着。

[转载]水火:重庆“的哥”和骆驼祥子,谁惨?

转载好文一篇。后附评论。

水火:重庆“的哥”和骆驼祥子,谁惨?

一、重庆的哥的“份子钱”

?重庆出租车罢工,主要的原因的“份子钱”收得太多。  

“份子钱”是什么呢?司机买一辆车,政府规定必须挂靠一家出租车公司才能营运。这种上交给出租车公司的“挂靠费”,就叫“份子钱”;或者车的产权也是出租车公司的,司机承包经营,上交给公司的高额承包费,也叫“份子钱”。   

“份子钱”交多少呢?一天运营下来起码要占毛收入的70%?80%(见人民日报《薄熙来对话重庆市出租车司机》)。  

?实际情况如何呢?重庆出租车每辆车两个“的哥”,分两班,24小时营运。平均每天毛收入650元,一个月毛收入2万元左右。根据挂靠和承包性质的不同,交“份子钱”8千到?1.5万元不等。扣除司机自付的燃料费、修理费、保险费、路桥费、违规罚单……一个起早贪黑,每天工作12小时的“的哥”,月收入不到1500元。  

?辛辛苦苦忙一年,一个面色憔悴、灰头土脸的“的哥”,收入不到1.8万。  

?可出租车公司从这台车上净赚多少呢?8万!  

?这些出租车公司干些什么“高级工作”呢?1、从政府批发来出租车指标;2、每个月组织出租车司机学习一次??名曰“负责出租车司机的日常管理”;3、收“份子钱”。  

?恐怕没有比在中国开出租车公司更暴利的行业了。那么赶紧去投资一个出租车公司吧?开不了。为什么呢?要关系。  

?改开之初,买得起车的人不多,那时候有一台车跑出租,没人管。  

?渐渐地,这些人发了。曾几何时,说谁谁是开出租车的,就和现在说谁谁是房地产老板、谁谁是煤老板,或者谁谁是政府官员一样,会引起一片艳慕的惊叹。  

?出租车多了,出租车市场形成了,公共权力开始全面接管这个市场,借口是千篇一律的“规范行业管理。”  

?官员设计了这样一个管理方式:政府垄断出租车公司的经营权审批和出租车的营运权发放,将营运权“专卖”批发给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公司再将营运权零售给司机。  

?多数城市定价批发。譬如重庆2004年出租车改革,一辆出租车25年营运权,价格20万元,平均每年8千元。  

?出租车公司将8千元/年批发来的营运权,零售给“的哥”,收“份子钱”,每年纯利8万!这种投资收益率,实在让金三角的毒枭羞愧无地。  

?出租车公司的真正职能是什么?天知道。它象是在政府和司机之间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中介行,更象是依附在“的哥”身上的吸血鬼。  

?如果说加强职业技能管理,但国家对每个“的哥”要进行上岗的职业技能考试;  

?如果说加强日常经营管理,但街上有交警、城管,消费者有12315投诉电话,“运管处”也有相应的投诉电话。这些国家职能或者准国家职能的机构,每天监察着出租车的营运;  

?如果说方便方针政策的学习贯彻,但“的哥”车上的通讯设备可以让政府官员24小时不间断地对他们训话,怎么都比出租车公司每个月召集起来“学习”一次强啊。  

?为什么政府仍然要设计出一个出租车公司做“中介”呢?想不通,只好推理一下。  

?目前中国90%的出租车公司属于民营企业。进入这个行业,投资不多,更没有什么技术壁垒。关键是什么呢?需要行政权的“前置审批”。  

?假如鄙人是重庆出租车管理部门的实权派,我一定以我丈母娘或者八大姑的名义,成立一家出租车公司,自己审批一下,再卖给自己200辆车的指标,一天也不用营运,半年后将这个公司卖出去,能赚多少?1.6亿!??半年后重庆出租车指标就从20万炒到100万了!  

?即使自己不开公司,只要这套体制起作用,其他人要搞到出租车公司的经营权、营运指标,鄙人签的这个字,点的这个头,含金量也可想而知。  

?所以假如鄙人主管重庆或者任何一个其他城市的出租车进入权,那么“出租车公司”就会成为我和我的同僚们敛聚财富的一个“白手套”,这个城市“的哥”上交的“份子钱”,国家得小头,鄙人和同僚们以及“民营企业家”们,共享大头!  

?自然,鄙人的道德境界既不“代表”,也不“科学”,是没有办法和那些嘴上“执政为民”喊得山响的正人君子们相提并论的。但是马克思说,有了300%的利润,有人就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而重庆出租车指标的利润,可是达到500%了啊!况且,这些年大人们“践踏”的情况,老百姓看得还少吗?  

?政府制订的规则,已经一目了然地成了官员盘剥民众、侵蚀国库的罪恶,如同天花乱坠的各类“富民政策”一样,一实行,全是“富官政策”!  

?但是,在一天不“改”一下就没法活的“改革国度”,这一条却是万万改不得的!

二、骆驼祥子的“份子钱”

?“份子钱”这种说法,不属于“新时代”的“自主创新”,而是中国“的哥”的隔代继承。这点,从老舍先生上个世纪30年代的名作《骆驼祥子》,可以看出。  

?《骆驼祥子》是上世纪20年代北京“的哥”??人力车夫们,真实生活的记录。  

?主人公骆驼祥子是一个18岁的破产农民,父母双亡,为了生存,他来到北京做“农民工”。  

?和今天中国城市内人如潮涌的“农民工”中的任何一个相比,骆驼祥子都是最“弱势”的:他不识字,没有城市户口,没有老乡亲戚关系照应,没有任何一种“上岗证书”,“除了一身力气”,他什么也不会……  

?怎么办呢?他没有到人山人海的“劳务市场”,而是直接走进了“车厂”??上世纪20年代北京的“出租车公司”,租了一辆“洋车”,做起了“洋车夫”??20世纪初中国的“的哥”。从此这个“的哥”,风里雨里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因为是从“吃人的资本家”车厂里租来的车,所以骆驼祥子少不得被资本家“敲骨吸髓地残酷剥削”,每天的“血汗钱”,要拿一份来交“份儿钱”??我为什么要加这么多引号呢?请各位去查当今执政党党史的经典论述,这些加引号的部分,都可以从中找到毫厘不差的原话。  

?骆驼祥子要交多少“份儿钱”呢?在当时黑暗的北京,骆驼祥子可以做“长包”,也可以做“散座”,每月平均收入10元左右,每天收入在3角到4角。交给车厂一角“份儿钱”,一角多钱吃饭、穿衣、坐宿,每天净赚1角钱。  

?我知道,见到这样的数据,央视或者《人民日报》一定欢呼雀跃,马上喊出“改革开放以来,运输产业工人纯收入比八十年前增长多少万倍”的“改革成果”。可惜这种“贺龙大胜赵子龙”的说法,老百姓是嗤之以鼻的。  

?实际情况如何呢?  

?根据史料:1920年前后的北京,一个中等收入的四口之家,每月12元,就生活得非常“小康”了。  

?而根据北京统计局资料:2007年,北京市城市居民人均生活费支出为14825元,据此,一个四口之家每月生活费用支出需要4941元。  

?所以,按照这个标准,骆驼祥子当年每月收入10元钱,相当于今天的4110元。  

?由于当时没有先进的“代表”,替骆驼祥子“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所以骆驼祥子就少不得被“吃人的资本家”压迫、剥削,一个月下来,他总收入的30%,约等于今天的1235元,被车厂老板压榨走;自己得70%,大约2875元。  

?这虽然不是一个惊人的数目,但是已经可以令当前重庆“的哥”羡慕了。  

?更关键的是,骆驼祥子并不需要花钱办居住证、务工证、体检证、驾驶证、计划生育证、职业资格证件,也不需要交纳车船税、营业税、教育附加费、城市维建税、治安联防费、所得税、路桥费、“洋车指标费”,更不需要车体改色、车辆年检、驾驶证年检、交通违章罚款、购买学习资料、向灾区“献爱心”……  

?所以,大字不识一个的18岁青年,光凭一身力气,在黑暗的旧中国,就能做起创业致富的梦。每天挣一角“份儿钱”给资本家,挣一角多钱养活自己,再挣一角钱存在车厂老板那里,经过三年的努力,他居然存够了100元钱,买来了一辆属于自己的新洋车!  

“自己的车,自己的生活,都在自己手里,高等车夫。”用今天的话说,骆驼祥子拉车三年,已成为“进城务工人员”中的一位成功人士了。因为不用再交“份儿钱”了,每个月可以净剩6元钱。于是,他的梦想开始象春天的蓓蕾一样,不断绽放:花两年,再买一辆新车,再买一辆……开个车厂……

?须知,此时在骆驼祥子经常路过的北京大学图书馆,有一位瘦高的白领,正紧张地做着图书管理工作。在当时“三大差别”非常严重的情况下,这位高级白领的月薪,才区区8元钱。

?这位高级白领是谁呢?毛泽东!

?照例,骆驼祥子的成功,首先要感谢的是“党和政府的好政策”,然而,“吃人的资本家”缺乏今天“出租车公司”们的“市场经济意识”,不能不说也是骆驼祥子侥幸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什么呢?车老板这样想:我出一台车,骆驼祥子的家庭出一个人??虽然祥子的父母全死了。二者结合,构成洋车的运营。  

?每天洋车的营业收入中,出人的骆驼祥子家庭理应得一份,“人份钱”;我老板出车该得一份,“车份钱”;还有一角多钱养活祥子,这是“动力成本”。  

“吃人的资本家”得30%,骆驼祥子得70%,这就是20世纪初“出租车公司”和“的哥”之间的分配比例。  

?假如骆驼祥子有幸生活在80年后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生活在高楼林立、霓红缤纷的“国际化大都市”重庆,那么他不但无法实现置产创业的美梦,而且能否养活自己,还是个问题??因为交70%?80%的“份儿钱”后,自己只有不到1角钱了!换算成今天的货币,月收入只有1300元左右。  

?巧合的是,《第一财经日报》昨天发表文章《重庆出租车行业调查》,结论是:重庆出租车二级承包人的月收入为1450元,司机为1376元。  

?这和用今天的管理方式,推算出的骆驼祥子收入,相去无几!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今天中国的出租车公司,比80多年前的车厂,剥削程度狠了一倍还多;今天中国“的哥”的绝对收入,比80多年前的人力车夫,少了一半还多!  

?中国人,越活越抽抽!

三、“半吊子”罢工

?80多年前的车厂老板,车一份、人一份、家一份的分配方式,放在今天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绝对是“道德楷模”、“雷锋老板”。  

?但是依然有人对“出租车公司”30%的不劳而获,愤懑不已。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的毛泽东,大吼一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要反抗”,辞工上了井冈山。后来他真建立过一个没有“份子钱”的社会。  

?毛泽东为什么能成功呢?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和他的一帮同志,非常善于搞“工运”、“农运”、“学运”、“军运”,一帮“骆驼祥子”们,如同干柴一样,被他们前仆后继地点燃了。  

?80多年后的重庆,“车厂”份子钱苛重了一倍还多,车夫的收入减少了一大半,“骆驼祥子”们的生存受到了威胁,于是他们罢工。  

?可惜,这是一场“半吊子”罢工。  

?为什么是“半吊子”罢工呢?  

?1、诉求目标未接触实质??未要求取缔“出租公司中介”这种残酷的剥削体制;  

?2、没有智慧勇敢的领导集体。在罢工开始时,没有主动出面将自己的诉求公告于媒体和送达政府,以取得全社会的同情和支持;在罢工过程中,没有采取说服劝导的方式,而是采取了砸车的行为,对不一致行动的工友进行阻止,引起了社会的误解;在罢工结束后,没有主动出面宣告复工的原因;  

?3、诉求目标没有包括全国200万出租车工友的共同利益。  

?当然,在当前罢工仍然为“非法”的情况下,重庆出租车司机勇敢地团结起来,争取自己被残酷剥夺的利益,已属难能可贵。  

?古人云:“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重庆出租车司机的罢工行为,是改开30多年后,中国人民觉醒行动的开始。站在历史的高度,如果中国的政治经济政策不作根本性的主动调整,不久的将来,罢工一定会成为中国新生的无产阶级,争取自己生存权的一种经常性现象。  

?为什么呢?因为规定罢工非法,是历史的倒退。  

?1956年11月15日,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指出:“以后修改宪法,我主张加上一个罢工自由,要允许工人罢工。这样,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同群众的矛盾。”所以,1975年和1978年的宪法,都规定了罢工自由。  

?1982年,邓小平先生主持下的中国,在《宪法》中取消了公民罢工的权利,理由是:在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职工的利益与企业的利益是一致的,劳动争议不可能存在。  

?今天,邓小平已经去世11年了,中国经济已经是国有、民营、外资三分天下,老国企对职工的“终身雇佣制”和“全面包养制”,已经成为遥远的历史,此时如果谁还说“职工的利益与企业的利益是一致的,劳动争议不可能存在”,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牛马太累太饿或者生病,主人都宽厚地允许它们罢工,但是中国工人却不可以罢工;  

?资本家可以周天广告、集体招工,资本家也可以因亏损而大批解雇工人,甚至可以一跑了之,总之他们对工人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拥有绝对的自由,但是工人即使在“黑砖窑”中,依然不可以罢工,任凭资本家象“包身工”一样虐待他们,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其实,重庆“的哥”并非当今中国被剥夺最深重的一个群体。  

?在重庆“的哥”一台车一年创造的24万“GDP”中,“的哥”大约取得了3.6万元的工资性收入,占其“GDP”总量的15%;  

?而在中国去年人民创造出的24万亿GDP的财富总量中,工资性分配只占10%。这10%,还包括了数量庞大的几千万、几百万一年的“企业家”群体,还包括了唯恐不廉所以工资不断加码的公务员群体……当然也包括了获得15%“GDP”的重庆“的哥”群体。  

?这说明,在中国有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正在遭受着比重庆的哥更深重的剥夺和侵占,正从相对贫困向绝对贫困飞速滑落!  

?令人骇异的是,数量众多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群体,从来不向人民解释另外90%的财富,被哪些社会成员占有了?  

?须知,在绅士们向往并刻意模仿的西方社会,这种工资性分配占整个社会GDP总量的70%啊!

四、牛顿定律

?堂堂一表的薄熙来书记,在对待重庆“的哥”罢工事件上的表现,既令人喜,又令人怨。  

?令人喜的是,罢工不久,薄熙来迅速和“的哥”对话,并立即满足了“的哥”们的合理要求。虽然其浸淫中国官场太久所固化了的些许威赫气度,和“的哥”们谦卑惶恐的态度对比鲜明,但也实在是中国官员中平民化的巅峰之作了。  

?令人生怨的是,罢工事件一发生,重庆当局首先没有考虑“的哥”为什么罢工?诉求是否合理?而是本能地在第一时间“全力调查操纵出租车罢工的人员”。  

?如果在其他城市,也许中国老百姓不以为然,因为这是改开以来中国政府处理类似事件的固定套路。但是在薄熙来主政的重庆发生,这就非常令人错愕。  

?为什么呢?因为薄熙来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儿子。  

?薄一波同志是跟着毛主席一起打江山的人。年轻的薄一波,舍生忘死,发动山西的同学和市民,支援上海工人的“五卅运动”,从此走上了为劳苦人民争江山的革命道路。  

?当毛泽东的同志们逐渐凋零,中国在资改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时候,人民大众将一部分渺茫的希望寄托在“红色后代”们的身上。而薄熙来主政重庆后,唱红歌、查贪官、铁腕整顿社会秩序等行为,更是深得民心,甚至使人民大众隐约对他产生了更多美好的期待。  

?虽然“全力调查操纵出租车罢工的人员”未必出自薄熙来书记的指令,极有可能是庞大复杂的官僚机构自动运行的结果,但是发生在重庆,依然令人不快:薄一波同志当年冒着被砍头的危险,支持上海罢工的“顾正红”们,薄熙来同志权力覆盖下的政府,却首先调查操纵出租车罢工的“顾正红”们,这是反差多么巨大的历史讽刺啊!  

?尤其令人不能接受的是,重庆“的哥”反映“份子钱”苛重的意见,最早有影响的可以追溯到2005年。这年,重庆“的哥”杨孝明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法院责令行政机关,批准“人民出租车公司”成立,将目前被出租车公司残酷剥削去的利益,由国家、的哥、消费者三方享受。三年多过去了,司法机关、行政机关一直对杨孝明的诉求置之不理,杨孝明也被逼得失业潦倒,以致酿成今天全市大罢工的事件。  

?这些司法机关、行政机关,难道不应该为这次罢工事件负责吗?难道不应该追究他们不作为的行政责任和渎职法律责任吗?  

?我常常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历史上每次革命都那么残酷呢?  

?譬如,项羽克秦,不但坑杀了20万降卒,而且将秦宫室烧了,“火三月不灭”;  

?再譬如,黄巢攻入长安,杀光唐宗室老小妇孺,屠8万男丁,将当时世界最大城市、1500年历史的长安城,“一炬成灰”;  

?我想,这大概是因为,历史上中国的统治阶级,权柄在手的时候,毫不节制,无度地将权力用于聚敛盘剥,无止境地对老百姓的财富抢夺侵吞,无人性地对老百姓虐待愚弄……  

?而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能忍耐的一个群体,他们只要有一口饭吃,就苟且偷生,但是这仇恨和痛苦却默默在心中积蓄储藏,等到有一天没有饭吃了,他们轰然爆发,此时,长期积蓄的刻骨仇恨和深重痛苦,将全部宣泄出来,形成宏大的非人道复仇和非理性摧毁。  

?这种历史现象似乎印证了物理学上的牛顿第三定律:两个物体之间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条直线上。  

?今天在重庆,“份子钱”大家都叫“板板钱”,连薄熙来同志也称其为“板板钱”。  

?为什么叫“板板钱”呢?  

?四川有一个 “省骂”,叫“先人板板”。我认为,这“省骂”应该是国骂的变种,它省略了主语“我”和谓语“X”,完全的句式应该是“我X你先人板板”。  

?假如我的理解是正确的,那么这个“板”,应该是声母B开头的一种人类器官的通假性变称,而“板板”不过是川人淡化不雅色彩、赋予幽默气氛的一种同义叠加创作。  

“板板钱”!“板板钱”!  

?重庆人每天都用这种鄙俗的称谓,诅咒着一种歹毒罪恶的出租车管理体制,控诉着一群残忍贪婪的“管理人员”!  

今天看见一个朋友那里也转了这个文章。感触很深。小时候,我看见过我们重庆的黄包车司机联合起来维权,结果领头的两人被警察拖到治安岗亭里暴打一顿,剩下的人全部被驱散的情景。永生难忘。永生难忘。永生难忘。

此外,原文中的“先人板板”并非作者理解的意思,跟B这个人类器官没有关系,这个“板板”在我们四川话里应该是指先人的灵位牌。

一场搞笑的比赛

晚上有一场中国足球国家青年队在亚青赛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关键比赛。我无意间看到了加时赛最后1分钟到点球大战的整个过程。

加时赛最后一分钟,乌兹别克斯坦的门将被罚下了,乌兹别克斯坦的换人名额用完了,只好让一个后卫来当门将。

中国队错过最后一次禁区内的间接任意球的机会,进入点球大战。中国队面对的对手门将其实是个后卫。

乌兹别克斯坦在第三轮罚失一个点球。解说很激动地说,中国终于淘汰了对手……?,兴奋得算不清算数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

第四轮中国队的队员面对后卫守门员,罚失了点球。

第五轮中国队的队员的点球被后卫守门员漂亮地扑出。

中国队被淘汰,失去进军世青赛的资格。

这也行,小伙子们,让大家受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