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10月

华硕的罪与罚

A对B说:“你看,这事儿发生了,你得给我钱。”

这话可能存在于索赔或者敲诈两种场合,其中有一点区别。虽然我们国家的法律大部分时候是一本小说,但是还是得先看看小说是怎么写的:

敲诈勒索罪(刑法第274条),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

具体解释比较长,大家可以自己看看。关于索赔和敲诈的区别我个人觉得是这样理解的:A在索要钱财的理由是否是自身的利益受到损害,且损害的原因是完全由B的意志造成。这样才能叫索赔,否则就有敲诈的嫌疑。

具体怎么讲呢?拿华硕门事件来说,黄静A向华硕索要钱财的理由是花钱买了货不对版的CPU(自身的利益受到损害),而这个损害是完全由于华硕B偷工减料造成的(完全出于华硕B本身的意志)。所以黄静要价1万亿也是索赔而已。

反面的例子是前一阵刘韧A问奇虎B要钱,刘韧A要钱的理由不是因为奇虎B损害了他的利益,这是敲诈勒索。再比如一个女人A设个套,勾引男人B上了床,完事后以自己的贞操受损索赔,如果事实得到确认,也算是敲诈,因为既然有设套这个事实存在,那么事情就不全是出于男人B的意志,女人A明显是以占有男人B的财物为目的,这也是敲诈勒索。

当然,审判的过程会考虑更多因素,主要就集中于实施的认定。比如凭什么说上面的女人A就是设了套?

总的来说,华硕门事件中,华硕的处理实在是很二很中国。前面的索赔上面已经讨论清楚了,而警察掰光盘并长时间关人的处理我就不想评论了。因为事实上,大家都知道,警察本身就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作风是很彪悍的,当然这不是一种完全的否定,黑社会也会偶尔帮自己地盘的人平事儿,所以我认为穿制服的究竟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并不重要了??反正我们总是看到黑吃黑,或者被黑吃。

回正题说华硕B,当他们在收到黄静A的索赔要求后,在和谐的游戏规则下,他们应该评估下是否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导致用户受损,以及索赔建议是否合理,如果觉得不合理,可以协商,协商不了,就通过法律途径决定是否支付赔偿、赔偿多少。做错事->受惩罚,天经地义,没什么好抱怨的。

问题在于我们的社会有些扭曲,成本就不该这么算了。对于华硕来讲,他们也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他们支付赔偿的同时,付出的成本除了赔偿的金额,还有被媒体曝光后自身品牌的损害,这本身也是惩罚的一部分。如果华硕采取符合游戏规则的做法,最后损失的大概是几万块钱,和一些品牌声誉。但华硕B也许经过评估,认为通过警察,销毁证据,给黄静A扣上敲诈的帽子,就能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不赔偿、不损害品牌(自己反而是无良消费敲诈者的受害方)、还警示潜在的索赔者。通过警察来操作的这一系列动作,在我们的国家,成本太低了。操作起来极其容易,比如如果我的某个朋友是警察,我也可以告诉他我被一个无良歹徒欺负了,我有十足的信心让我的警察朋友把我所判决的“无良歹徒”弄进局子里去审问一番,我相信很多人都可以,而且不但是警察朋友,还有很多其他单位的朋友……

这种低成本运用国家机器的方式使得华硕B跟很多祖国里的强势者一样,选择用低成本低风险的方式占人便宜,甚至毁掉别人,使自己获益。

低风险不意味着没风险,华硕B这次就算是出事了,事情爆出来后,华硕B的损失远远大于500万,比如我,虽然真相双方还是各执一词,但是我还是倾向相信黄静A的说法,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用华硕B的产品了。这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惩罚。

这种惩罚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