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年07月

朱骏要打利物浦

傻逼

配音:谁有我二?看看俺的金戒指~

尽管朱骏是搞IT,尽管他还留过洋,但是从一些他的精彩表现上来看,他和沿海小学毕业的暴富商人没什么区别,而且其他商人的素质也比他高,因为那些商人就默默地低调地挣钱,而朱骏却总要跳出来搞笑,特别是这人搞足球之后,就愈发搞笑了,俨然是一个没文化的暴发户,这一点我想申花的球迷很清楚。

上次说关于王大雷的事就很搞,太搞了:

在圈中一向嚣张跋扈的朱骏最近再次口出狂言,继给王大雷开出1000万美金的身价后,他再次笑言:只要国际米兰要卖,他一定敢买!
朱骏此话就是从王大雷转会国米一事谈起的,他坦言王大雷的价值超过了1000万美金,并表示联城就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所以王大雷不需要去任何地方。“王大雷去国米的话,等我买了国米再去踢吧。”他笑言说:“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你们觉得联城不能买国米吗?只要国米卖,我们一定敢买。”

这次更夸张了。狂吐。《申花荷兰之行踢利物浦 朱骏身披10号出任前锋要首发

“没错,名单里有我的名字,而且我不是去玩的,肯定要上场。”朱骏有些得意,又有些憧憬,他向记者吐露了一个“秘密”:“第一场打利物浦,我首发。”由于外援科雷亚已经回国,申花10号球衣空缺,这回也正好留给了朱骏,一个新10号,把荷兰之行当作了他的处子秀。
“我踢什么位置?当然是前锋!”记者试探性地问道:“你觉得到时候自己能进球吗?”他笑了,“其实嘛,也就是放松放松,当作一次锻炼,毕竟对手都是拿过欧洲冠军杯的。”突然他却话锋一转,“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谁怕谁啊。踢前锋,当然是要以进球为目标,不然就是不合格。”
唯一让朱骏担心的,是他的脚踝伤势。为了尽快恢复,最近他每天都一边坚持训练,一边找专家治疗恢复。申花一周内接连与徐根宝的东亚队和“七斗星”踢了两场热身赛,原本跃跃欲试想要上场的朱骏有些遗憾,“脚还没完全好,不能发力,上不了。不过没关系,这个星期六跟成都五牛不是还有一场吗?我肯定能上!”

 利物浦和国米都是我喜欢的球队。我不知道利物浦当地的《每日邮报》报道这场比赛的时候会怎么说。朱骏同学在上海的业余足球联赛里面能上场么?一个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球队董事长为了玩票首发上场的比赛是对对手的不尊重。很好地向外国人展示了我们国家延伸到企业中的呕吐政治。库班也就骂骂裁判就算了,还是我们国家的暴发户更牛逼。

您就玩吧,看你最后把申花玩成什么熊样。

PS:利物浦球队官方网站上展示了新球场的电脑制作图。令人感动的是KOP看台还在。希望能在2010年建成的时候去看场球。

利物浦新球场

巴贝尔来了

巴贝尔

红军终于签下了21岁的巴贝尔(Ryan Babel)。这曾经是温格想要的人。看看贝尼特斯怎么调教他了,唯一的担心是,贝尼特斯手下,还没有调教出过世界级的球星。

此外贝纳永也来了,这个以色列人个人能力也是超强,也许不比加西亚差。

新赛季,快来吧。

卧底小骏其实并不情愿被和谐

本文涉及到一些内幕,谁不经我允许乱转谁就要被和谐掉。

昨天中午和开复在肯德基吃饭,开复来的时候左眼瘀青。我说开复,你咋地啦。开复扶扶眼镜说老子昨天在公司和新来的程序员打斗地主,五毛钱一盘,结果老子输了300多,完了他们说我打得差,顺便打了我一顿。我说开复你牛逼,玩五毛你也能输这么多。开复说老子是美国来的,打麻将更厉害一点。我说你整个一二大爷。

我和开复正在抢油炸花生米,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原来是小骏打过来的,小骏在电话里哭了起来,我说小骏你咋地拉,谁敢欺负你,告诉兄弟我,老子马上扛着AK47飞到上海来帮你砸人。小骏抽泣了几下说我被魔兽玩家打了,我只不过为国家为社会做点事儿,妈那个逼的,现在静蕾都不理我了,我容易嘛我。开复在一边冷笑,嘿嘿小骏啊你也被和谐了吧。

和谐魔兽

我怒了,咋回事儿啊,哪些孙子敢欺负黄主任的弟兄呢,我马上招呼司机亚鹏,亚鹏,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快把老子的火药枪拿来!开复嘴里塞满花生米,扑上来抱住我说,哥,好商量好商量。说话这会儿亚鹏跑过来了,说火药枪上个月已经借给德普拍戏去了。我给了亚鹏一个嘴巴,亚鹏哭着跑下去了。开复说,和谐他大爷的妹夫,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哥,咱公司也被过滤了。作为一个炎黄孙子,我觉得很不堪,这简直是对社会的一种粗暴践踏。我顺手再给了开复一个耳光,我说开复,你太不懂事儿了,我强烈谴责你干涉我国内政,这是中国人民的事,是人民内部矛盾,不允许任何外国政府,外国势力干涉,这是中国人民的尊严问题,中国人民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事务。开复哭着跑下去了。我立即叫上彦宏、朝阳、小丁他们几个,一起去上海看望小骏。

天桥带着子怡静蕾等人在车站接我们。天桥说爷们儿,幸苦了,小骏那孙子其实没啥,真的没啥,搞得这么紧张干嘛呢。小丁说天桥啊,你还惦记着上次打麻将的事儿啊。天桥一听,脸涨得跟猪肝似的,呸,小骏那孙子,牌品真他娘的……呸。小丁说别,天桥,上次我和朝阳上次不是比你还输得多么,注意素质,素质。我跳出来,大喝,搞什么,搞什么,现在需要团结,懂么?天桥,啥也不别说,上车,我带子怡,小丁,你带静蕾,以前没见过,好好聊聊,那谁,朝阳啊,你带韩红,朝阳脸都吓白了,日,我这么瘦,带上韩红哪里还骑得动啊。

乡卫生院的四周是那么宁静,只是隐隐听见小骏的哭泣。哭了会,小骏举着手大呼,祖国万岁,党万岁,和谐社会万岁。然后接着哭。我说小骏你受苦了,哥以前不懂政策,受你的教育,我明白了很多,我知道你很难,很不容易,左右为难,一边为了国家,一边为了玩家。小骏,我们以你为荣。

小骏深情地说,大东亚和谐圈拓展委员会曹主席教育了我,教会我很多,我深刻地认识到魔兽世界的丑恶和骇人的一面。严重影响社会和谐。你知道吗,上个月,我二婶的外甥的小女儿看到魔兽世界的亡灵,被吓哭了!这对我们的下一代是多么大的伤害;还有我老婆的表舅的干儿子的儿子,总是问魔兽里面的人死了为什么会变成骷髅,哥,你能想象吗,等这些孩子长大了,会变得多么脆弱和阴暗……哥,我没有犹豫,我选择了国家,选择了爱的奉献,来,我们一起来唱这首韦唯的歌,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幸福之花处处开遍,这是生命的源泉,在没有心的沙漠,在没有爱的荒原,死神也望而却步,幸福之花处处开遍,啊,啊,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天桥打断了小骏深情地歌唱,得了吧,孙子,你丫别他妈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个猪头骏就是个卧底!主任,别上当了,他这样看起来是为国为民,其实他是要毁掉整个伟大的河蟹社会,你没看人民因为这事儿狠狠嘲笑和谐,隔不了多久,“和谐”将成为和“同志”“小姐”一样被毁掉的搞笑名词。兄弟们,你们还不明白么?小骏,奉劝你丫,甭装了,别以为你这种低劣的和谐能瞒过我的眼睛,你被打也是因为你这傻逼玩足球玩得一塌糊涂,被几个申花队的球迷打一顿不过份。猪头骏,你这误国误民误党的害虫,我打死你,说罢,又去掏他的水枪。

小骏脸色都变了,立刻大呼,静蕾,把我的机关枪给我,我毙了这傻逼。天桥大呼,看见了吧,连静蕾也是卧底!彦宏、小丁、朝阳等人纷纷掏出圆珠笔、鼠标、键盘等武器加入了战斗。由于太挤,我只能退到墙角看他们打。

打了几个小时,快傍晚了,我说,别打了,去麦当劳吃晚饭吧。于是大家就不打了。小骏说,大家来看我辛苦了,我宣布,这次麦当劳之宴,我请!

路上,亚鹏问我,大哥,我有几个疑惑,为啥分不清你们谁在打谁,到底谁是卧底谁是解放军啊?为啥你们一说停就不打了,跟啥事儿没有似的,太没劲了。我说你懂个球,大家是一个圈子的,都会很辩证地去看待相互撕咬的问题。至于谁是卧底,那已经不重要了。这年头,大家不都卧着吗?

 附:

WOW存在许多不和谐的因素,比如说憎恶长的不够和谐,比如说被遗忘者的脸部不够和谐,这都严重背离了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主义社会的宗旨,本着和谐社会,和谐魔兽的精神,最新的魔兽世界做了以下的补丁修正。
  
  1 亡灵的“露骨”将被彻底更正,所有的亡灵将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服。
  2 结束亡灵男性无下巴的历史
  3 憎恶把露出的肠子收了起来。
  4 胖玛的尸体也变成被福尔马林浸泡过的标本
  5 幽暗的炼金房也被打扫干净,清除带血的笼子,所有尸体全部消失,原来所有不能走道的骷髅全部变成泥巴
  6 玩家死掉复活的骸骨变成了墓碑,黑石山即将变成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制度

上周末去银行。想取钱,可银行的人说取不了那么多钱,可是前一天我去银行问过,取1块洪都拉斯币是不需要提前预约的。对此银行的解释是周末不管是否预约都不行,最多只能取5毛洪都拉斯币。

我们觉得这个制度很弱智,为了证明这个规定很弱智,我的朋友把他的银行卡递进去,告诉银行的职员取5毛钱出来,然后转5毛钱到另一张卡上,再在这张卡上取5毛钱出来。于是还是取到了1块洪都拉斯币

朋友说起银行的另一个规定,就是低于5000人民币的取款必须用卡在取款机取。拿存折的人想取500块钱也只能办张卡去取款机取。这个制度也有点弱智,为了证明他的弱智,你可以去柜台取5000块,然后再立即存回4500块,于是实际上你还是能取到500块的。

以上因为制度造成的是麻烦。我在这里不是说这些制度的动机不好,而是制度的内容不好。再严谨制度也会存在漏洞,但是漏洞不能这么大。如果脑子一转就能绕开制度,达到制度想避免的初衷的话,这个制度就是弱智的制度。

比如第二条制度,就完全没必要存在。温馨提示一下:小额取款在柜台办理较慢,建议您去取款机直接取出。我想大部分人会选择较快的方案的。如果有用户想去柜台取,那是他的自由。中国很多弱智的人制定的弱智制度往往就是看见拉稀了就知道擦屁股,而不考虑改善下饮食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