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球:逆境中致胜的智慧

2011年上映了一部电影,叫《Moneyball》,布拉德·皮特主演。电影改编自迈克尔·刘易斯的书《Moneyball: The Art of Winning an Unfair Game》。台湾版翻译为《魔球:逆境中致胜的智慧》,大陆版翻译为《点球成金》。

这本书主要讲述了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总经理比利·比恩的经营哲学,描写了他如何以小搏大、力抗其它薪资总额比他们多上数倍的大球队的方法。

球队总经理比利·比恩在近年来,也因作家迈克尔·刘易斯针对比恩新奇的球队管理经营方式出版的《魔球》而闻名。运动家队的球队结构,让传统大联盟评价一位球员能力的标准,开始改变。比恩选来许多缺乏传统棒球能力指标,如传球、守备、打击、长打能力、和速度,的球员。取而代之的球员都拥有一些通常被忽略的能力,如高上垒率取代高打击率、高三振/保送比例取代球速,而通常拥有这些能力的球员要求的薪资都不高。奥克兰运动家在2002年,以全联盟第六低的总薪资,赢得的美国联盟最多的103场比赛。那年的全队总薪资为四千一百万美元,而同样赢得103场比赛的洋基队全队总薪资则为一亿二千六百万美元。运动家队经常违背市场趋势的,继续赢得比赛,即使总薪资常常是联盟排名后几名的。举例来说,比恩在球队于2004年球季得到分区第二名后,把提姆·哈德森交易到亚特兰大勇士,和把Mark Mulder交易到圣路易红雀。许多人不解为什么把两位在其巅峰的球员交易出去,但这项交易遵守了在《魔球》里叙述的比恩式管理行为。

对互联网从业者而言,我们可以了解如何通过数据分析来提升产品的表现。

然而,故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美国职业棒球联盟里的波士顿红袜队是一只用Moneyball的经营理念来进行管理的球队,这支球队的拥有者是新英格兰体育风险投资公司,而新英格兰体育风险投资公司的老板亨利,正是Moneyball理念的拥趸。波士顿红袜队因此3夺世界大赛冠军。

棒球我不是太懂。于是当新英格兰体育风险投资公司在2010年收购英格兰老牌足球队利物浦队的时候,作为利物浦死忠球迷,我有机会看到Moneyball在这只球队上发生的事情。

总的来讲,利物浦会根据数据来购买一些球员,这5年来也不乏一些在独特数据视角下造成的“奇怪”交易。但实际效果却不是太乐观,球员的数据和实际的发挥似乎没有过于直接的联系。而这本书原著里的奥克兰运动家这支球队也一直不算是很成功。

还有一支崇尚Moneyball的球队是NBA的休斯顿火箭队,显然他们也并没有得到特别的成功。

原因在于:

  1. 数据分析实际上已经是每支球队都在干的事情,你在分析,别人也在分析。除非做到非常精细的分析,否则不会得到过人的结果。
  2. 数据分析永远只是辅助,因为决定一个球员和比赛的因素远远不止历史数据这么简单:阵型、状态、默契程度。因素太多,决定每个因素的维度更多,目前的复杂分析也很难覆盖到这些因素。
  3. 最麻烦的因素在于,球员是在变化和成长的,这种成长在整个赛季里随时都在发生,购入时的分析无法预测。

听起来跟互联网公司的情况有些类似,我们都在做数据分析,那么Moneyball给我们的启示是:

  1. 数据分析越细越好。真正好的数据分析可以找到最有效的视角和模型。
  2. 方向性的选择,不依赖数据分析。数据分析更像是一把小剪刀,而不是电锯。靠数据分析赢得良好体验的游戏Zynga已经没落了,数据分析没有错,但是数据不能帮公司决定战略和战术。

我为什么创业

从今天开始,我又开始了一段创业旅程。

我始终记得罗曼·罗兰在《约翰・克里斯朵夫》里的一段话: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我不想重复同样的事情,所以就打算干点有趣的事情。

“用户有没有这个需求?”

“用户有没有这个需求?”

在很多产品遇到瓶颈需求突破时,这句话基本等于一个魔咒。最常见的后果就是产品设计者被束缚在原地:旧的东西否定了,但新的东西不敢做。

需求这个事情一定是要考虑的。但是工具产品的需求和社交产品的需求的考量方法并不一样。

对于非工具类产品,任何在无聊时的猎奇的动机都是需求,这也是很多社交产品的起点。

Rando是个很无聊的产品。它的使用流程如下:拍一张相片,发出,等待,收到地球上另外一个人发的一张相片,没了。Rando上线两个月后就达到 500 万张照片的分享量。我使用的体会是:无聊时的猎奇需求得到极大满足,你会对对方发过来的图片有所期待。

Snapchat和Civo也是这样的一类产品。做这种产品之前,你若问到“用户有这个需求吗?”,“没有,谢谢,就是无聊。”

人在无聊中的社交欲望是很强烈的,一个小小的点足以释放巨大的力量。Instagram值十亿美刀?不过就是个无聊分享下小清新相片的软件么?替代者很多咧。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于我们能不能捕捉到一个简单有趣的玩法。

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希望和惊喜,无聊的时候最好有“新东西”出现,新东西一定是别人带给我们的。这就是社交产品的最核心的魅力。

别再问我有没有这个需求了,问问好不好玩先。

从微信和微博看产品定义

这个话题好大。好烦躁……谈论这个话题的原因是近期的一些自省,然后记录一下。

我们所在的这个行业每天都在创新。每天看到各种新玩意儿,或者老玩意儿变出新花样。我们可以谈论复杂的需求、复杂的模式。但无论多么复杂的产品,都可以从已有的东西定义或者叠加定义。如果能一开始切中准确的定义,产品的策略才会清晰,否则就会陷入泥潭。

创造一个产品是一个需要非常严谨逻辑的过程,一环扣一环,虽然满世界都在讲小快灵、向前冲,但是不断的调整并不意味着我们忽略最基本的逻辑,这个逻辑就是:定义->策略->指标

定义作为第一环,重要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从微信这个案例看起:

你认为微信是什么?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得到的回答有:社交软件、语音聊天工具、交友工具、有可能取代微博的软件……

都不是,微信是通讯工具

为什么?看下定义的过程:

  1. 这个产品在可预见的未来,能解决什么问题?
  2. 如果期待解决的问题存在,那么目前一定有某个解决方案了,这个解决方案是什么?
  3. 人们对目前的解决方案是如何认知的?
  4. 新的方案如何改变用户的认知?即:新的方案如何让用户觉得比之前的方案更好,以至于更愿意使用新的方案。

这4个问题,很多产品在最初确实是想不明白,或者给出错误的答案。但是如果有运气和创业过程中的良好管理,这个问题可以在很久之后回答清楚。

既然一开始给不出答案,并不意味着这4个问题不重要,创业团队需要随时需要坐下来回顾这几个问题。

如果现在微信来回顾,可以这么回答:

  1.  微信解决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问题。
  2. 现在的解决方案是:电话、电子邮件、短信、QQ。他们的本质都是以某种方式在人和人之间传送信息。
  3. 人们都把上述产品作为通讯工具在用。一个简单的证据是:当两个人需要联络时,会交换手机、电邮号或者QQ号
  4. 微信比短信更好,可以直接传递语音信息,不用打字,并且可以轻松群聊。

至于QQ离线消息、摇一摇、朋友圈,这些只是诱导用户获得“更好的通讯工具”这个核心认知的辅助手段。

接下来看产品的策略,各位应该就知道定义的重要性了。

微信在最初的版本只是抄袭talkbox,而talkbox明显只是一个语音通讯工具。我想他们需要考虑这几个问题:

  1. 作为一个通讯工具,必须具备取代就方案的基本功能,这个问题上面的第4点已经回答了:就是一个语音短信,做到这一点并不难。下面一条才是难点和拐点。
  2. 如果产品不能被大面积使用,就无法成为通用的通讯工具。试想一下,如果我自己根本不太使用电话,我怎么会跟人交换电话号码呢?所以这个阶段的产品的策略是要尽快让更多人使用,无论使用它干什么,只要在频繁使用,用户的规模效应才能形成。所以微信的产品和运营一定会想办法让用户频繁使用微信,现在大家都知道,手段就是让微信可以在手机上接收QQ离线消息,以及加上摇一摇这种功能。另外别忘了,微信对手机通讯录用户的导入的支持一直在进步——这也是为了形成规模的最佳手段之一。
  3. 这里要特别讨论的是摇一摇、漂流瓶这几个小功能。为什么做摇一摇,而不是做内嵌一个微博或者贴吧这样的社交产品来聚集用户?因为微博或者贴吧同样是需要规模效应的产品,而摇一摇对规模的要求小太多了,只要一个城市有几十个男女在摇,就能玩起来。而且摇一摇这功能暂时并无特别好的替代品,目标用户粘度会高于其他任何方式。在这个阶段,微信的用户规模做摇一摇可以比陌陌好,但是做微博这类社交产品的话,跟现有的所有类似产品比,因为人少,所以半毛优势都没有,根本无法改变用户使用新浪和腾讯微博的习惯。
  4. 一旦用户使用频度起来,通讯录会越倒越多,现成的用户关系在极短的时间建立起来。用户才有可能体验到语音信息比短信方便的地方。这个阶段的策略就是要继续巩固微信作为一个通讯工具的其他强大之处。我们现在也知道巩固的方法:群聊、实时语聊。群聊是短信做不到的;是qq群做起来很麻烦而且暂时触及不到的。实时语聊更不用说了,之前的解决方案是电话会议室,一般人怎么可能用得到?
  5. 最后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会在大部分场合开始用微信的语音信息来替代短信;我们会把同事和家人拉到一个一个微信的群里,取代之前一个一个的电话和短信。
  6. 规模大了之后,就可以做任何需要规模效应的事情,比如朋友圈。其实QQ也是通讯工具,腾讯的所有价值都是利用QQ作为一个通讯工具的规模效应来衍生各种增值的业务。微信只不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又重复了一次而已。

在执行层面的多说几句:如果微信是你的创业项目,除了制定基本功能的技术指标,你还得在上面的几个阶段制定几个关键业务指标,先后是:每日用户活跃率、单用户通讯录和QQ好友平均导入数、单用户日均会话数。所有的功能和运营手段目的都应该是为了先后提升这几个指标。

微博是另外一个有趣的大型的案例,微博的定义是媒体。

好吧,一定有人会问:“你凭什么定义微信为通讯工具、微博为媒体?” “媒体跟通讯工具有什么区别?”“新浪微博明明有社交特性,为什么是媒体?”

有个简单的方法来分析本质的定义,如果一个产品有很多特性,那么你就一个一个剥掉这些特性,然后想想,特性剥掉后,这个产品还会有多大的生命力。新浪微博上如果你关注的人没有一个人是你的线下熟悉的朋友,如果新浪微博不能评论不能跟po主互动,你还不会不上新浪微博?我会,因为只有这里可以以最好的方式看到明星、媒体和大V发出的有价值的内容。但是如果新浪微博只剩下线下熟人的相互关注和互动,那用户完全可以直接使用人人网、facebook或者朋友圈。

还有一个简单的分析法来定义互联网产品,所有互联网产品最基本的存在,必然存在一种(主要是工具软件)或者两种人的角色,以及一个信息体。比如:

淘宝:人物角色是买家和卖家,信息体是商品。

唱吧:人物角色是歌手和听众,信息体是歌曲。

……

这个方法够简单吧?就不多举例了。

所谓社交网络就是以发掘并维持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为目的工具;而通讯工具的目的首要目的是像某个或者某些确切的人传递信息。他们之间的界限看起来很模糊,但是在早期一定是泾渭分明的定义。

而广义的媒体是指传递信息的介质,整个互联网都是媒体。而狭义的媒体产品则更容易定义了:人物角色是信息广播者和接收者,信息体是有价值的内容。

那么再来看微博的4个关于定义的问题,我现在直说第4个:之所以要把类似Twitter的产品叫微博,就是因为微博就是新浪博客的一个加强版:通过降低媒体(个人)的内容提供成本,实现媒体内容的极大丰富,再通过订阅(关注)的方式实现读者对海量内容的筛选。本质当然还是媒体。

回到产品策略上也很明白了:

  1. 媒体一开始最需要的并不是用户规模,而是高质量的内容提供者。媒体内容提供者质量的高低,并非文章的好坏,而取决于内容被人持续关注的程度。所以,高质量内容提供者就是名人。早期新浪微博一定要尽可能拉入名人,名人一进来,他们的粉丝也接踵而来。第一批人当然就是在新浪开博客的明星们。微博女王姚晨最初在搜狐博客上跟粉丝互动,每天的在更新博客,早已展现出了很好的互动能力,后来因为一些纠纷,突然宣布封笔不再更新博客。随后微博出现了,因为封博憋了很久的姚晨把自己的天赋狠狠倾泻在了新浪微博上,她进入得早,更新勤,于是一代微博女王从此诞生,后面很多写博客的明星反应慢了些,所以错失宝座。随带一提的是博客,新浪博客这个产品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明星们只要愿意写,就可能在新闻里曝光,所以很容易说服明星进来了。
  2. 普通用户之间的互动在最初根本不重要,那是之后的事情。早期的草根媒体很多也是做博客的,我有前同事最初就是做美女博客的,现在是专职的草根微博大拿。
  3. 很多人质疑新浪微博的回复机制,因为这个机制在Twitter是没有的。殊不知新浪的回复机制可以让内容的提供者更有序地收到反馈,更爽,大大提升他们继续提供内容的动力。
  4. 别被后面的东西迷惑了,搞了一堆类似贴吧、知道之类的东西,那些根本不重要,又是在有规模的用户后搞出来的。根子还是一种更好的媒体。

新浪微博是一个很没有难度的产品,因为一切都太顺理成章了,很大程度是因为复制新浪博客这个产品,包括加V的机制。新浪博客真的很了不起,当时貌似在万众期待下还跳票了,出来后的体验也被用惯了WP的博客们吐槽,但是就是走对了新闻-博客-名人的策略,所以成了。而这个策略,也源于对博客的定义:个人媒体。人物角色是个人媒体和读者,信息体是博客。

如果新浪微博认为自己的定义仍是一个好媒体,就应该好好做透媒体的属性,微博就是在博客的媒体属性基础上的大发展,下一步呢?能不能让好的内容提供者赚钱?我从来不认为真正有价值的信息都是免费的。那么新浪微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很清楚了。

定义清晰之后,所有的产品策略都是围绕几个角色的运转而展开。淘宝要让买家卖家商品良好地运转,就得清理掉运转的障碍,这些障碍的名字叫:信誉、支付、物流。

我们很多时候,并不是不能定义产品,而是没有时刻关注这个定义,围绕这个定义去制定相应的策略和指标。我们可以逃避定义的问题,一开始用一个闪光的点子和策略募集到初期用户,但是早晚得面对定义的问题。虽然重新定义产品也不是要命的事情,但是一开始定义得尽量准确可能会少走弯路,很多时候,少走弯路意味着活命。

 

奥运的KPI

讨论的起因是奥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队消极比赛事件。

1. 事情的底线是尊重规则,而不是潜规则或者道德。所以中国队不应该被处罚。

2. 奥运会各个项目都有自己的规则,大家的目的是争取奖牌,只有这个是清晰明了的目的。至于奥林匹克精神,那个不在规则内,属于道德上的约定,这个事情无法量化也无法比较,就像好人好事一样,我们可以期待,却不可以制裁。

3. 外国运动员说中国运动员是机器人,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这个不影响我们的运动员成为奥运项目的赢家,因为奥运项目的游戏规则就是拿到冠军,中国的运动员就是付出了自己时间和个人生活,他们赢得奖牌是理所当然的。可以说他们无趣无聊,但是作为对手,必须在与之较量的这件事情上乖乖认输。比赛规则里没有规定泡吧时间多一些的人可以多得一点分数。

4. 中国队犯了很大的错误,违背奥林匹克精神也好、不尊重对手也好,无论如何受到舆论的谴责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却不应该受到国际羽联制裁,没有任何羽毛球规则条文说应该如此处罚消极比赛。

5. 李永波只是在执行自己的KPI,他的KPI是尽可能为中国夺得更多的金牌,这个是中国体育给他的游戏规则。他做得很好,但是这个目标以KPI的形式存在实在是太讨厌和无聊了,仅此而已。

6. 事情总是认真你就赢了。所谓的“输”,只是失败者的借口。无论体制如何,无论项目是否有趣是否好看,得到金牌的就是这次比赛的赢家。是不是人生的赢家是另外一回事。

7. 如果觉得项目讨厌,或者觉得消极比赛不好,就好好总结,修改赛制和规则。

8. 中国代表团实在是弱爆了,示弱逃避责任不说,把自己的运动员推出去当替罪羊。我觉得这个大概就是公仆和我们关系的一个缩影。

2008年其实讨论过体育体制的问题,关于这个就不再多说了。

北京的雨下得大了点

段子就出来了:

据说北京的房价又要涨了,因为今天北京所有的房子都变成了一线海景房。

以前老是听别人说北漂、北漂什么的,一直不知道北漂是啥意思,今天终于知道了…

游客:请问北京积水潭怎么走?路人:你瞎了吗?这不到处都是积水潭吗?

知道为什么私家车要交“车船税”了吗?有改叫“车艇税”的必要。

南水北调还是很有效果的。

应届生找工作指南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大道理,讲个3个故事就好:

我有个长辈亲戚,苦出身,小时候父母双亡,12岁跟哥哥分家,分到半条被子,然后跑到外面去当木匠学徒。吃了很多苦,学到后手艺,四川人把“手艺”叫做“活路”,很形象地说明技能是求生的手段。

解放后他一方面是个了不起的木匠,另一方面是贫下中农的完美代表,招到国营单位做木工,他为铸件做木制翻砂模具,木制模具对精密成都要求很高,这是一门非常强悍的手艺。

这个人收了几个徒弟,他的儿子一开始也一起学。后来这家人商量了一下,觉得学木匠很幸苦,以后继承父业的话就是在厂里当工人的话,工资也许还不如去另外一个厂好。于是木匠的儿子就去纺织厂当了工人,工作轻松,工资比当木匠高。

十多年后,老木匠退休了。他的儿子下岗了,只好学了开车,当司机去了。而老木匠的那些徒弟,并不是在厂里当工人,有人去了沿海地方做高档家具,都是牛逼哄哄的技师,还有自己当老板做家具。

第二个故事接着上一个,木匠的儿子在纺织厂下岗前几年,有个同事辞职了,因为这个人不安份,想法多。当时辞去一个铁饭碗在99%的人看来都不可思议,简直是自毁前程的行为。几年后,这个人成了当地的首富。

第三个故事是第二个故事的一个分支:跟第二个故事里的那个人一起辞职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后来真的毁了自己,最后一次听说据说在吸毒,妻离子散。

 

就不总结了。自己想吧。

 

由完蛋史想到的

上周,有朋友问我“快快是否有手机版本?”,在得到否定回答后,他用很焦急的眼光看着我,说:“赶紧做移动互联网版本,这个是热点,今年你不做就完蛋了。” 我问:“你用过快快吗?”  “大致……用了一下下…… ”

所以我想谈论的问题是:移动互联网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意味着什么?我们应当如何面对新的设备和产品?未来会怎么样?

 

历史一直在重复

2004年的时候,我每天如饥似渴去玩弄各种新产品,于是很自然地迷恋上了当时称之为web 2.0的产品,比如flickr以及37signals的一堆东西。国内也有诸如uuzone和豆瓣。那个时候facebook才刚刚上线,默默无闻,最屌的社交网络是MySpace,大家认为这个网站非常牛逼,会彻底击溃早两年的一个牛逼网站Friendster。而在国内,有个叫方兴东的人在鼓吹博客,“博客”和“web 2.0”一样,还有“RSS”、“tag”、“ajax”、“网站重构”、“交互设计”等等,都是那个时候互联网的关键词。大家统统带着先知的眼光觉得新浪和网易这种停留在web 1.0的网站明天就会完蛋。我就是其中之一。

2006年的时候,我迷上了一个叫travian的游戏,这个是游戏是webgame。我们觉得这个玩意会牛逼,结果3年后webgame果然火了,赚钱了,大家都认为webgame太牛逼,传统网游就要完蛋了,webgame就是游戏的未来。

2007年底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每天都泡在twitter上。我们认为,这尼玛才是真正的媒体,传统媒体很快就要完蛋了,记者很快没工作了。

现在,我们又在讨论移动互联网。 故事在不断重复,从未改变。

每一次被认为会天翻地覆的事情,其实最终都是在循序渐进地改变着,所谓“颠覆”,其实都继承了太多之前的积累。事后看来,其实都是理所当然——比猴子变成人理所当然得多。

每一次疑似天翻地覆之时,总会有一大群人在一起充满热情地讨论、交流以及赌上职业生涯进行尝试。最后留下一笔财富,这些财富会把整个事情变得同样理所当然。这些人里面会有人直接享受到这些财富,更多的则成了先烈。

我们不再谈论web 2.0那些新奇的交互、也不再谈论“网站重构”或者“ajax”,因为这些都是目前理所当然的做法。

传统网游在学着webgame的方式把新手门槛变得更低,引导做得更好,webgame则试图把自己的样子变得更好,玩法变得更复杂——其实就是变得更像传统网游。

传统媒体也没有完蛋,记者们现在他们都开始懂得在新的设备上做同样的事情,而且他们很快发现可以堂堂正正贩售自己的采编能力,而不是让自己劳动成果跟一堆广告放在一起廉价卖出去。

 

特性

有一类东西,我们称之为“家用电器”,凡是用电的设备似乎都可以叫这名字。现在的问题是:你认为电脑是否可以算作家用电器?我想大部分人未必会这样认为。当一个微波炉可以自动控制温度,甚至可以通过wifi获取别人共享的菜谱的时候,你是否认为这件电器是电脑?

当电脑展现出“智能”特性的时候,会掩盖他本身“用电”的这个特性,“用电”这个特性在上一波浪潮里已经变得理所当然。所以我们不会认为它是一个传统意义的电器。当手机开始可以联网的时候,“移动电话”的特性也被掩盖。我们现在称之为“移动互联网设备”。

2010年,我曾经提到过对移动互联网主流调调的一些看法。现在我的看法仍未改变,对于CEO和产品经理而言,自己手里的牌又多了移动和定位的特性,然后进入一个相对空旷的战场,仅此而已,最终,我们需要的了解的是隐藏在潮流背后的新的特性和方式,而不是潮流本身。

最终我们必须直面一个问题:你能帮人解决什么问题?而不是将这个问题弯曲为“我能在手机上帮人做点什么?”

 

预测未来

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诀窍之一就是如果一个事情的方式好,又没有关键的科技瓶颈,而且跟政治无关,那么这件事情很快就能够实现。由于信息的畅通,未来发展的速度会更快,电商花了10年时间解决了支付和物流问题才有了今天。就算只是简单分析一些状况,我们也会看到一些值得去改变领域:

1. 教育:“教育”的内容并非是狭义的科学和艺术。任何技能和知识都可以作为教育的内容。此外现在中国有大概8000万留守儿童,他们缺乏应有的教育,未来需要求生的他们,需要教育内容。学校一定会逐渐变得更像活动场所,而非传授实际知识的场所。

2. 音乐:欧美日韩都证明过了,吃饱饭之后,人需要精神追求,而最好的追求则是另外一部分耀眼的人,中国的娱乐业才刚起步,偶像经济基本没有。这个领域我想以后用专门的篇幅来说。

3. 成人:未来政治会出现一些变化,然后政策的改变会改变这个领域,这个是不灭的刚需,互联网是这个领域几乎完美的载体,同样我们只是在重复在日本欧美已经完成的事情,但是国情会让具体的做法有所不同。色情站点Xvideos每月的流量是44亿,如果在中国,估计能再多20倍。

4. 汽车:既然这几年大家都在买新车,那么二手车市场一定会在未来兴起。逻辑够简单吧,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以上的事情,你会发现最终基本都是由在红海拼杀过的人跑到蓝海里去实现。就职业生涯而言,总得死战一场,跑掉的人,也许永远回不到战场上了。

 

如何回答蠢问题

我有一对朋友夫妇,某次吃饭时老婆问老公:“如果我难产了,医生问:保大还是保小啊?你会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如果说保大,老婆会说不爱小孩没人性;如果说保小,就更没人性了……

类似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还有一个经典的问题是:“我和你妈掉水里,你救谁?”

这个坑爹问题对薄督的儿子瓜瓜来说so easy。有人曾经问过瓜瓜:“如果你妈掉进海里了,你爸也掉进海里,你救谁?”瓜瓜说:“那我也跳进海里,我要和爸爸妈妈在一块儿。” MD,太有智慧了,我衷心希望你就跳下去跟你爹妈永存海底吧。

以前还有个朋友,总结一个回答女友或者老婆愚蠢问题的万能答案,就是“呵呵,你猜。”对方一般倾向猜自己喜欢的答案,你就再深情地“呵呵”;如果对方的答案对你很不利,你就一副死贱样子说:“呵呵,你再猜。”

这个方案并不好,遇到穷追猛打的会很惨。

最近Twitter上流行的一个回答蠢问题的段子,来自日本人。针对女孩子“我和工作哪个更重要”的问题,正确的答案是“(紧紧抱住她)我真没用,竟然让你问出这样的问题….…” 。

事实上,对于女性提出的难以回答的问题都可以这样解答。例如:“今天晚上吃米饭还吃面条?” “(紧紧抱住她)我真没用,竟然让你问出这样的问题…….”

最后又回扯到最初那个保大保小的问题,你可以利用这样一个机会 (扭脸悲痛状)告诉医生:“我都不要了!!”然后永远消灭这些蠢问题……

 

渴望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什么生物会像人类的儿童这样在具备思维能力的同时具备情绪不稳定、缺乏技能、缺乏组织纪律等不成熟的特性了。作为孩子王,我和我的伙伴在一起总是能完成一些极其复杂的捣蛋任务,这些任务不乏表演、忍耐、牺牲、协作。我回顾了下,我和我的伙伴能完成其中的大部分。

20年后,我们和圈内的大牛小牛们坐在咖啡厅讨论创业的问题,我们谈市场、我们谈执行、我们谈管理。我们大部分人从成功的大公司出来,站在巨人肩膀上,甚至没有考虑过用户的问题就已经功成名就了,所以我们特别爱谈我们擅长的东西:管理以及其他——坐在咖啡厅里。

但是当我们创业不顺利甚至失败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意识到我们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一开始,有一个想法, 哪怕是一个馊主意,但是我们的伙伴们都知道要我们要做什么,认可这件事情、愿意投入去做,渴望完成艰巨的任务。

没有什么比这种渴望更重要了。